来自 伤感的睡前故事 2020-02-08 07:31 的文章

【两日一则·名著·小王子】

  《小王子》是作家安东尼·德·圣-埃克苏佩里于1942写成的著名法国儿童文学短篇小说。本书的主人公是来自外星球的小王子。书中以一位飞行员作为故事叙述者,讲述了小王子从自己星球出发前往地球的过程中,所经历的各种历险。作者以小王子的孩子式的眼光,透视出成人的空虚、盲目和愚妄,用浅显天真的语言写出了人类的孤独寂寞、没有根基随风流浪的命运。同时,也表达出作者对金钱关系的批判,对真善美的讴歌。

  当我还只有六岁的时候,在一本描写原始森林的名叫《真实的故事》的书中, 看到了一副精彩的插画,画的是一条蟒蛇正在吞食一只大野兽。页头上就是那副 画的摹本。

  这本书中写道:“这些蟒蛇把它们的猎获物不加咀嚼地囫囵吞下,尔后就不 能再动弹了;它们就在长长的六个月的睡眠中消化这些食物。”

  当时,我对丛林中的奇遇想得很多,于是,我也用彩色铅笔画出了我的第一 副图画。我的第一号作品。它是这样的:

  我画的不是帽子,是一条巨蟒在消化着一头大象。于是我又把巨蟒肚子里的情况画了出来,以便让大人们能够看懂。这些大人总是需要解释。我的第二号作品是这样的:

  大人们劝我把这些画着开着肚皮的,或闭上肚皮的蟒蛇的图画放在一边,还 是把兴趣放在地理、历史、算术、语法上。就这样,在六岁的那年,我就放弃了 当画家这一美好的职业。我的第一号、第二号作品的不成功,使我泄了气。这些 大人们,靠他们自己什么也弄不懂,还得老是不断地给他们作解释。这真叫孩子 们腻味。

  后来,我只好选择了另外一个职业,我学会了开飞机,世界各地差不多都飞 到过。的确,地理学帮了我很大的忙。我一眼就能分辨出中国和亚里桑那。要是 夜里迷失了航向,这是很有用的。

  这样,在我的生活中,我跟许多严肃的人有过很多的接触。我在大人们中间 生活过很长时间。我仔细地观察过他们,但这并没有使我对他们的看法有多大的 改变。

  当我遇到一个头脑看来稍微清楚的大人时,我就拿出一直保存着的我那第一 号作品来测试测试他。我想知道他是否真的有理解能力。可是,得到的回答总是: “这是顶帽子。”我就不和他谈巨蟒呀,原始森林呀,或者星星之类的事。我只 得迁就他们的水平,和他们谈些桥牌呀,高尔夫球呀,政治呀,领带呀这些。于 是大人们就十分高兴能认识我这样一个通情达理的人。

  我费了好长时间才弄清楚他是从哪里来的。小王子向我提出了很多问题,可 是,对我提出的问题,他好象压根没有听见似的。他无意中吐露的一些话逐渐使 我搞清了他的来历。例如,当他第一次瞅见我的飞机时(我就不画出我的飞机了, 因为这种图画对我来说太复杂),他问我道:

  此时小王子发出一阵清脆的笑声。这使我很不高兴。我要求别人严肃地对待 我的不幸。然后,他又说道:

  即刻,对于他是从哪里来的这个秘密我隐约发现到了一点线索;于是,我就 突然问道:

  说到这里,他就长时间地陷入沉思之中。然后,从口袋里掏出了我画的小羊, 看着他的宝贝入了神。

  你们可以想见这种关于“别的星球”的若明若暗的话语使我心里多么好奇。 因此我竭力地想知道其中更多的奥秘。

  “你是从哪里来的,我的小家伙?你的家在什么地方?你要把我的小羊带到 哪里去?”

  “那当然。如果你听话的话,我再给你画一根绳子,白天可以栓住它。再加 上一根扦杆。”

  啊!小王子,就这样,我逐渐懂得了你那忧郁的生活。过去相当长的时间里 你唯一的乐趣就是观赏那夕阳西下的温柔晚景。这个新的细节,是我在第四天早 晨知道的。你当时对我说道:

  确实,大家都知道,在美国是正午时分,在法国,正夕阳西下,只要在一分 钟内赶到法国就可看到日落。可惜法国是那么的遥远。而在你那样的小行星上, 你只要把你的椅子挪动几步就行了。这样,你便可随时看到你想看的夕阳余辉……

  第五天,还是羊的事,把小王子的生活秘密向我揭开了。好象默默地思索了 很长时间以后,得出了什么结果一样,他突然没头没脑地问我:

  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那会儿我正忙着要从发动机上卸下一颗拧得太紧的螺 丝。我发现机器故障似乎很严重,饮水也快完了,担心可能发生最坏的情况,心 里很着急。

  小王子一旦提出了问题,从来不会放过。这个该死的螺丝使我很恼火,我于 是就随便回答了他一句:

  “我不信!花是弱小的、淳朴的,它们总是设法保护自己,以为有了刺就可 以显出自己的厉害……”

  我默不作声。我当时想的,如果这个螺丝再和我作对,我就一锤子敲掉它。 小王子又来打搅我的思绪了:

  “算了吧,算了吧!我什么也不认为!我是随便回答你的。我可有正经事要 做。” 他惊讶地看着我。

  “我到过一个星球,上面住着一个红脸先生。他从来没闻过一朵花。他从来 没有看过一颗星星。他什么人也没有喜欢过。除了算帐以外,他什么也没有做过。 他整天同你一样老是说:‘我有正经事,我是个严肃的人’。这使他傲气十足。 他简直不象是个人,他是个蘑菇。”

  “几百万年以来花儿都在制造着刺,几百万年以来羊仍然在吃花。要搞清楚 为什么花儿费那么大劲给自己制造没有什么用的刺,这难道不是正经事?难道羊 和花之间的战争不重要?这难道不比那个大胖子红脸先生的帐目更重要?如果我 认识一朵人世间唯一的花,只有我的星球上有它,别的地方都不存在,而一只小 羊胡里胡涂就这样把它一下子毁掉了,这难道不重要?”

  “如果有人爱上了在这亿万颗星星中独一无二的一株花,当他看着这些星星 的时候,这就足以使他感到幸福。他可以自言自语地说:‘我的那朵花就在其中 的一颗星星上……’,但是如果羊吃掉了这朵花,对他来说,好象所有的星星一下 子全都熄灭了一样!这难道也不重要吗?!”

  他无法再说下去了,突然泣不成声。夜幕已经降临。我放下手中的工具。我 把锤子、螺钉、饥渴、死亡,全都抛在脑后。在一颗星球上,在一颗行星上,在 我的行星上,在地球上有一个小王子需要安慰!我把他抱在怀里。我摇着他,对 他说:“你爱的那朵花没有危险……我给你的小羊画一个罩子……我给你的花画一副 盔甲……我……”我也不太知道该说些什么。我觉得自己太笨拙。我不知道怎样才能 达到他的境界,怎样才能再进入他的境界……唉,泪水的世界是多么神秘啊!

  很快我就进一步了解了这朵花儿。在小王子的星球上,过去一直都生长着一 些只有一层花瓣的很简单的花。这些花非常小,一点也不占地方,从来也不会去 打搅任何人。她们早晨在草丛中开放,晚上就凋谢了。不知从哪里来了一颗种子, 忽然一天这种子发了芽。小王子特别仔细地监视着这棵与众不同的小苗:这玩艺 说不定是一种新的猴面包树。但是,这小苗不久就不再长了,而且开始孕育着一 个花朵。看到在这棵苗上长出了一个很大很大的花蕾,小王子感觉到从这个花苞 中一定会出现一个奇迹。然而这朵花藏在它那绿茵茵的房间中用了很长的时间来 打扮自己。她精心选择着她将来的颜色,慢慢腾腾地妆饰着,一片片地搭配着她 的花瓣,她不愿象虞美人那样一出世就满脸皱纹。她要让自己带着光艳夺目的丽 姿来到世间。是的,她是非常爱俏的。她用好些好些日子天仙般地梳妆打扮。然 后,在一天的早晨,恰好在太阳升起的时候,她开放了。

  小王子很有些不好意思,于是就拿着喷壶,打来了一壶清清的凉水,浇灌着 花儿。

  于是,就这样,这朵花儿就以她那有点敏感多疑的虚荣心折磨着小王子。例 如,有一天,她向小王子讲起她身上长的四根刺:

  小王子思忖着:“讨厌穿堂风……这对一株植物来说,真不走运,这朵花儿真 不大好伺候……”

  “晚上您得把我保护好。你这地方太冷。在这里住得不好,我原来住的那个 地方……”

  但她没有说下去。她来的时候是粒种子。她哪里见过什么别的世界。她叫人 发现她是在凑一个如此不太高明的谎话,她有点羞怒,咳嗽了两三声。她的这一 招是要小王子处于有过失的地位,她说道:

  尽管小王子本来诚心诚意地喜欢这朵花,可是,这一来,却使他马上对她产 生了怀疑。小王子对一些无关紧要的话看得太认真,结果使自己很苦恼。

  有一天他告诉我说:“我不该听信她的话,绝不该听信那些花儿的话,看看 花,闻闻它就得了。我的那朵花使我的星球芳香四溢,可我不会享受它。关于老 虎爪子的事,本应该使我产生同情,却反而使我恼火……”

  “我那时什么也不懂!我应该根据她的行为,而不是根据她的话来判断她。 她使我的生活芬芳多彩,我真不该离开她跑出来。我本应该猜出在她那令人爱怜 的花招后面所隐藏的温情。花是多么自相矛盾!我当时太年青,还不懂得爱她。”

  我想小王子大概是利用一群候鸟迁徙的机会跑出来的。在他出发的那天早上, 他把他的星球收拾得整整齐齐,把它上头的活火山打扫得干干净净。——他有两 个活火山,早上热早点很方便。他还有一座死火山,他也把它打扫干净。他想, 说不定它还会活动呢!打扫干净了,它们就可以慢慢地有规律地燃烧,而不会突 然爆发。火山爆发就象烟囱里的火焰一样。当然,在我们地球上我们人太小,不 能打扫火山,所以火山给我们带来很多很多麻烦。

  小王子还把剩下的最后几颗猴面包树苗全拔了。他有点忧伤。他以为他再也 不会回来了。这天,这些家常活使他感到特别亲切。当他最后一次浇花时,准备 把她好好珍藏起来。他发觉自己要哭出来。

  她终于对他说道:“我方才真蠢。请你原谅我。希望你能幸福。” 花儿对他毫不抱怨,他感到很惊讶。他举着罩子,不知所措地伫立在那里。 他不明白她为什么会这样温柔恬静。

  “的确,我爱你。”花儿对他说道:“但由于我的过错,你一点也没有理会。 这丝毫不重要。不过,你也和我一样的蠢。希望你今后能幸福。把罩子放在一边 吧,我用不着它了。”

  “我要是想认识蝴蝶,经不起两三只尺蠖是不行的。据说这是很美的。不然 还有谁来看我呢?你就要到远处去了。至于说大动物,我并不怕,我有爪子。”

  小王子所访问的下一个星球上住着一个酒鬼。访问时间非常短,可是它却使 小王子非常忧伤。

  “你在干什么?”小王子问酒鬼,这个酒鬼默默地坐在那里,面前有一堆酒 瓶子,有的装着酒,有的是空的。

  第五颗行星非常奇怪,是这些星星中最小的一颗。行星上刚好能容得下一盏 路灯和一个点路灯的人。小王子怎么也解释不通:这个坐落在天空某一角落,既

  但他自己猜想:“可能这个人思想不正常。但他比起国王,比起那个爱虚荣 的人,那个实业家和酒鬼,却要好些。至少他的工作还有点意义。当他点着了他 的路灯时,就象他增添了一颗星星,或是一朵花。当他熄灭了路灯时,就象让星 星或花朵睡着了似的。这差事真美妙,就是真正有用的了。”

  “我干的是一种可怕的职业。以前还说得过去,早上熄灯,晚上点灯,剩下 时间,白天我就休息,夜晚我就睡觉……”

  点灯的人说:“命令没有改,惨就惨在这里了!这颗行星一年比一年转得更 快,而命令却没有改。”

  “结果现在每分钟转一圈,我连一秒钟的休息时间都没有了。每分钟我就要 点一次灯,熄一次灯!”

  “一点趣味也没有,”点灯的说,“我们俩在一块说话就已经有一个月的时 间了。”

  小王子瞅着他,他喜欢这个点灯人如此忠守命令。这时,他想起了他自己从 前挪动椅子寻找日落的事。他很想帮助他的这位朋友。 “告诉你,我知道一种能使你休息的办法,你要什么时候休息都可以。”

  “你的这颗行星这样小,你三步就可以绕它一圈。你只要慢慢地走,就可以 一直在太阳的照耀下,你想休息的时候,你就这样走……那么,你要白天又多长它 就有多长。”

  “这个人一定会被其他那些人,国王呀,爱虚荣的呀,酒鬼呀,实业家呀, 所瞧不起。可是唯有他不使我感到荒唐可笑。这可能是因为他所关心的是别的事, 而不是他自己。”

  “本来这是我唯一可以和他交成朋友的人。可是他的星球确实太小了,住不 下两个人……”

  小王子没有勇气承认的是:他留恋这颗令人赞美的星星,特别是因为在那里 每二十四小时就有一千四百四十次日落!

  “地理学家,就是一种学者,他知道哪里有海洋,哪里有江河、城市、山脉、 沙漠。”

  “这倒挺有意思。”小王子说。“这才是一种真正的行当。”他朝四周围看 了看这位地理学家的星球。他还从来没有见过一颗如此壮观的行星。

  “一点不错,”地理学家说,“但是我不是探察家。我手下一个探察家都没 有。地理学家是不去计算城市、河流、山脉、海洋、沙漠的。地理学家很重要, 不能到处跑。他不能离开他的办公室。但他可以在办公室里接见探察家。他询问 探察家,把他们的回忆记录下来。如果他认为其中有个探察家的回忆是有意思的, 那么地理学家就对这个探察家的品德做一番调查。”

  “因为一个说假话的探察家会给地理书带来灾难性的后果。同样,一个太爱 喝酒的探察家也是如此。”

  “因为喝醉了酒的人把一个看成两个,那么,地理学家就会把只有一座山的 地方写成两座山。”

  “我认识一个人,他要是搞探察的话,就很可能是个不好的探察员。”小王 子说。

  “不。那太复杂了。但是要求探察家提出证据来。例如,假使他发现了一座 大山,就要求他带来一些大石头。”

  于是,已经打开登记簿的地理学家,削起他的铅笔来。他首先是用铅笔记下 探察家的叙述,等到探察家提出了证据以后再用墨水笔记下来。

  “啊!我那里,”小王子说道,“没有多大意思,那儿很小。我有三座火山, 两座是活的,一座是熄灭了的。但是也很难说。”

  “地理学书籍是所有书中最严肃的书。”地理学家说道,“这类书是从不会 过时的。很少会发生一座山变换了位置,很少会出现一个海洋干涸的现象。我们 要写永恒的东西。”

  “但是熄灭的火山也可能会再复苏的。”小王子打断了地理学家。“什么叫 短暂?”

  “火山是熄灭了的也好,苏醒的也好,这对我们这些人来讲都是一回事。” 地理学家说,“对我们来说,重要的是山。山是不会变换位置的。”

  “但是,‘短暂’是什么意思?”小王子再三地问道。他一旦提出一个问题 是从不放过的。

  小王子自言自语地说:“我的花是短暂的,而且她只有四根刺来防御外侮! 可我还把她独自留在家里!”

  小王子爬上一座高山。过去他所见过的山就是那三座只有他膝盖那么高的火 山,并且他把那座熄灭了的火山就当作凳子。小王子自言自语地说道:“从这么 高的山上,我一眼可以看到整个星球,以及所有的人。”可是,他所看到的只是 一些非常锋利的悬崖峭壁。

  小王子想道:“这颗行星真奇怪!它上面全是干巴巴的,而且又尖利又咸涩, 人们一点想象力都没有。他们只是重复别人对他们说的话……在我的家乡,我有一 朵花。她总是自己先说话……”

  在沙漠、岩石、雪地上行走了很长的时间以后,小王子终于发现了一条大路。 所有的大路都是通往人住的地方的。

  他感到自己非常不幸。他的那朵花曾对他说她是整个宇宙中独一无二的一种 花。可是,仅在这一座花园里就有五千朵完全一样的这种花朵!

  小王子自言自语地说:“如果她看到这些,她是一定会很恼火……她会咳嗽得 更厉害,并且为避免让人耻笑,她会佯装死去。那么,我还得装着去护理她,因 为如果不这样的话,她为了使我难堪,她可能会真的死去……”

  接着他又说道:“我还以为我有一朵独一无二的花呢,我有的仅是一朵普通 的花。这朵花,再加上三座只有我膝盖那么高的火山,而且其中一座还可能是永 远熄灭了的,这一切不会使我成为一个了不起的王子……”于是,他躺在草丛中哭 泣起来。

  “我一包包地分选旅客,按每千人一包。”扳道工说,“我打发这些运载旅 客的列车,一会儿发往右方,一会儿发往左方。”

  “他们什么也不追随。”扳道工说,“他们在里面睡觉,或是在打哈欠。只 有孩子们把鼻子贴在玻璃窗上往外看。”

  “只有孩子知道他们自己在寻找什么。”小王子说,“他们为一个布娃娃花 费不少时间,这个布娃娃就成了很重要的东西,如果有人夺走的他们的布娃娃, 他们就哭泣……”

  “这就大大地节约了时间。”商人说,“专家们计算过,这样,每周可以节 约五十三分钟。”

  小王子自言自语地说:“我如果有五十三分钟可支配,我就悠哉游哉地向水 泉走去……”

  这是我在沙漠上出了事故的第八天。我听着有关这个商人的故事,喝完了我 所备用的最后一滴水。

  “啊!”我对小王子说,“你回忆的这些故事真美。可是,我还没有修好我 的飞机。我没有喝的了,假如我能悠哉游哉地走到水泉边去,我一定也会很高兴 的!”

  “即使快要死了,有过一个朋友也好么!我就为我有过一个狐狸朋友而感到 很高兴……”

  “他不顾危险。”我自己思量着,“他从来不知道饥渴。只要有点阳光,他 就满足了……”

  我显出厌烦的样子:在茫茫的大沙漠上盲目地去找水井,真荒唐。然而我们 还是开始去寻找了。

  当我们默默地走了好几个小时以后,天黑了下来,星星开始发出光亮。由于 渴我有点发烧,我看着这些星星,象是在做梦一样。小王子的话在我的脑海中跳 来跳去。

  确实如此。我一直很喜欢沙漠。坐在一个沙丘上,什么也看不见、听不见。 但是,却有一种说不出的东西在默默地放着光芒……

  我很惊讶,突然明白了为什么沙漠放着光芒。当我还是一个小孩子的时候, 我住在一座古老的房子里,而且传说,这个房子里埋藏着一个宝贝。当然,从来 没有任何人能发现这个宝贝,可能,甚至也没有人去寻找过。但是,这个宝贝使 整个房子着了魔似的。我家的房子在它的心灵深处隐藏着一个秘密……

  我对小王子说道:“是的,无论是房子,星星,或是沙漠,使它们美丽的东 西是看不见的!”

  小王子睡觉了,我就把他抱在怀里,又重新上路了。我很激动。就好象抱着 一个脆弱的宝贝。就好象在地球上没有比这更脆弱的了。我借着月光看着这惨白 的面额,这双紧闭的眼睛,这随风飘动的绺绺头发,这时我对自己说道:“我所 看到的仅仅是外表。最重要的是看不见的……”

  由于看到他稍稍张开的嘴唇露出一丝微笑,我又自言自语地说:“在这个熟 睡了的小王子身上,使我非常感动的,是他对他那朵花的忠诚,是在他心中闪烁 的那朵玫瑰花的形象。这朵玫瑰花,即使在小王子睡着了的时候,也象一盏灯的 火焰一样在他身上闪耀着光辉……”这时,我就感觉到他更加脆弱。应该保护灯焰: 一阵风就可能把它吹灭……

  “那些人们,他们往快车里拥挤,但是他们却不知道要寻找什么。于是,他 们就忙忙碌碌,来回转圈子……”小王子说道。

  我们终于找到的这口井,不同于撒哈拉的那些井。撒哈拉的井只是沙漠中挖 的洞。这口井则很象村子中的井。可是,那里又没有任何村庄,我还以为是在做 梦呢。

  他笑了,拿着绳子,转动着辘轳。辘轳就象是一个长期没有风来吹动的旧风 标一样,吱吱作响。

  “你听,”小王子说:“我们唤醒了这口井,它现在唱起歌来了……”我不愿 让他费劲。我对他说:

  我慢慢地把水桶提到井栏上。我把它稳稳地放在那里。我的耳朵里还响着辘 轳的歌声。依然还在晃荡的水面上,我看见太阳的影子在跳动。

  我把水桶提到他的嘴边。他闭着眼睛喝水。就象节日一般舒适愉快。这水远 不只是一种饮料,它是披星戴月走了许多路才找到的,是在辘轳的歌声中,经过 我双臂的努力得来的。它象是一件礼品慰藉着心田。在我小的时候,圣诞树的灯 光,午夜的弥撒的音乐,甜蜜的微笑,这一切都使圣诞节时我收到的礼品辉映着 幸福的光彩。

  “你这里的人在同一个花园中种植着五千朵玫瑰。”小王子说:“可是,他 们却不能从中找到自己所要寻找的东西……”

  我喝了水。我痛快地呼吸着空气。沙漠在晨曦中泛出蜂蜜的光泽。这蜂蜜般 的光泽也使我感到幸福。为什么我要难过……

  “一星期以前,我认识你的那天早上,你单独一个人在这旷无人烟的地方走 着;这么说,这并不是偶然的了?你是要回到你降落的地方去是吗!”

  小王子脸又红了。他从来也不回答这些问题,但是,脸红,就等于说“是的”, 是吧?

  “你现在该工作了。你应该回到你的机器那里去。我在这里等你。你明天晚 上再来……”

  到现在,一点不错,已经有六年了……我还从未讲过这个故事。同伴们重新见 到了我,都为能看见我活着回来而高兴。我却很悲伤。我告诉他们:“这是因为 疲劳的缘故……”

  现在,我稍微得到了些安慰。就是说……还没有完全平静下来。可我知道他已 经回到了他的星球上。因为那天黎明,我没有再见到他的身躯。他的身躯并不那 么重……从此,我就喜欢在夜间倾听着星星,好象是倾听着五亿个铃铛……

  可是,现在却又发生了不寻常的事。我给小王子画的羊嘴套上,忘了画皮带! 他再也不可能把它套在羊嘴上。于是,我思忖着:“他的星球上发生了什么事呢? 大概小羊把花吃掉了吧……”

  有时我又对自己说,“绝对不会的!小王子每天夜里都用玻璃罩子罩住他的 花,而且他会把羊看管好的……”想到这里,我就非常高兴。这时,所有的星星都 在柔情地轻声笑着。

  忽而我又对自己说:“人们有时总免不了会疏忽的,那就够戗!某一天晚上 他忘了玻璃罩子,或者小羊夜里不声不响地跑出来……”想到这里,小铃铛都变成 泪珠了!

  这真是一个很大的奥秘。对你们这些喜欢小王子的人来说,就象对于我来说 一样,无论什么地方,凡是某处,如果一只羊(尽管我们并不认识它),吃了一 朵玫瑰花,或是没有吃掉一朵玫瑰花,那么宇宙的面貌就全然不同。

  你们望着天空。你们想一想:羊究竟是吃了还是没有吃掉花?那么你们就会 看到一切都变了样……

  在我看来,这是世界上最美、也最凄凉的景色。上一页跟它前一页的景色是一样的。我再画上一遍,是为了引起你们注意。这里,就是小王子在地球上出现,然后又消失的地方。有一天,你们若去非洲沙漠旅行,请仔细认一认这个景色,免得当面错过了。你们若有机会经过那里,我请求你们,不要匆匆离去,在这颗星下守候片刻。倘若有个孩子走到你们跟前,倘若他在笑,有一头金发,不回答人家提出的问题,你们就可清到他是谁了。那时,劳驾你们!不要让我老是这么忧伤,赶快写信告诉我;他回来了……

声明:本文图片、文章来源于网络,不代表主页之意见及观点,如有侵权,请与我联系删除。转载请注明出处: /shanggandeshuiqiangushi/711.html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