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伤感的民间故事 2020-02-14 20:19 的文章

感人的民间故事

  许多介绍苗族风俗,苗族生活习惯的文章都多少带着片面,也是只知道一点表面的现象而已。要想真正了解苗族人的生活习惯,要想彻底的剖析其中的道理还得苗族人自己来完成。

  就苗族人的爱情而言,太多的地方就与汉族区的方式不同。从开始的发展模式,过程,再到结婚都是不同的。

  苗族人的爱情以结婚为分界点。对于每一位女孩和男孩来说永远是自由的,是没有男女朋友这一标准判断的,也不许拥有如此确定的称呼。相恋的两个人,即使私下里说好了什么样的结果,男孩依然没有权力大张旗鼓的说,哪位女孩是他的女友,不允许其他的男孩再去侵扰。苗族特有的习俗决定了一切,没有结婚的,每个女孩都可以被许多男孩追求,而男孩也有追求其他女孩的权力。此时,如果相恋的两个人,尤其是男孩看到其他男孩在与自己心爱的女孩正在拉拉扯扯,是要需要很大的耐心和忍力的。绝大部分的男孩都会做到,因为如果你违反了苗族的习俗,不光是青年人,就是老年人们也觉得你是粗鲁的,没有教养的,是要遭到大众的舆论的。如果你在别人正拖着你心爱的女孩时冲动的上前去阻止,别人会群而攻之。就算打了你,包括老年人,和你在一起的人也不会站在你这一边。你得到的是鄙视,你人格是有问题的,从今往后,作为一个没有结婚的男孩来说,你在异性的心大打折扣。

  换一下位置,当别的女孩与男孩私下里说得再好,只要女孩还没有结婚,你随时都可以去攀谈,甚至动粗,抱住女孩的腰,搂着她的肩膀,揪住她的裙子,使出你全部的力气拖走女孩。前提只有一个,当女孩身边没有其他其他男孩时你才能这样做,否则你就犯了大错,是不懂礼仪的,同样要遭到群击的。如果你正与一个女孩商谈,别的男孩同样没有权力插上一脚。所以每一刻,每一天,女孩身边的男孩都是各式各样的。

  发生在“花山场”上的爱情戏剧,每个人都看得开,女孩在这不断的追逐中会选择自己以为可以信赖的男孩。主动权在男孩,而选择权却在女孩。苗族青年男女的爱情能否走进婚姻,最终的决定还是女孩。一个男孩与一个女孩说好了要一起生一起死,在“花上场”上女孩没有办法拒绝别的男孩,但男孩会在不远的地方默默的跟着,他不会再与其他女孩走到一起。当别的男孩累了,走开了,他会立即补上去,站在女孩的身边,这一天再也不分开。这样的男孩,只要不是太丑或是太差,女孩都会选择的。因为苗族人结婚不论家庭背景,也不论经济条件,一切就看“花山场”上的缘分。如果男孩与女孩说好了要一起同甘共苦这一生,但当女孩被其他的男孩纠缠时,男孩也去纠缠别的女孩,那么男孩的价值与形象就会直线下降,最后女孩往往与别的人结婚。一般说来,女孩不会主动追求男孩,所以就看男孩的表现了。

  一旦结了婚,你就再也不能去花山场上拉女孩了,即便你配偶逝去或是离异,你单身一人也不能去拉。此时拉了,女孩和她身边的人有权揍你.她的父母和认识她的人,还有花山场上的陌生人都可以揍你,说你是败坏风俗。女的如果结了婚,当有男孩要来拉你时,你只要说一声已经结婚了,男孩们绝对没有胆量再去碰你一下。他们知道拉了一个已婚女人的后果,甚至有可能因碰了你而被打死在花山场上也没有人可怜。离异或者丧偶的男人,只有等着别的消息,等有女的也离异或是丧偶了,经人介绍他们才能重新开始新的爱情。有女孩主动喜欢你另当别论。

  反过来,如果一个女孩没有结婚,男孩也没有.陌生里相遇的那一刻,男孩凭着自己的大力气可以立即冲上去,握住女孩的手,搂过她的腰,揪着她的裙子把女孩拖到一边。无论女孩怎么叫,怎么骂,旁边的人都只会笑一笑而已。这种动作只能在公共场合,如果你在没有人的地方如此做,女孩一叫,其他人发现了,你就属于犯法,别人可以让你马上去上帝那报到。你拖一个陌生女孩,在公共场合,就算她父母在旁边,他们也是没有反对你的权力。

  苗族人的这种爱情自由就自由在陌生这一层上的很快打破。在“花山场”上,在大街上,看到一位漂亮的女孩,不管认识与否,上去就可以揪住裙子,搂过肩膀拖拉,然后就认识了,甚至第一次见面就把她拉回家去做老婆。选择权还是在女孩,只有她愿意了你们才能结婚。她不愿意随时可以走。被拉到家的女孩,你的父母就要保护好她,在她同意之前,在双方父母商量好婚事之前,绝不能让她有任何差错。只有双方父母与女孩都同意了,你们才能住在一起。

  可怜父母心,每个人都有儿女,女儿在自己的面前被男孩强行拖走的时候,也许自己的儿子也在做同样的事情。当别人的女儿被拖到家里时,也会想到自己的女儿也会有这么一天。如果你保护不好女孩,你这一家人从此就要遭人唾弃,永远抬不起头来做人。不会有女孩再愿意嫁到你们家。

  拖拉是可以,甚至你可以把女孩抱起来,但绝不能吻她。这是规矩,是不能越过的。吻只有丈夫才能有这个权力,私下里说好非你不取非你不嫁的恋人也可以,但那已是他们的秘密了。

  同样的,你也可以与第一次见面的女孩一起去她家。到了她家后你就是客人,首先她的父母会安排你的住处,和她父亲,哥哥,弟弟挤一晚是最正常的。吃方面别人家吃什么你就吃什么。这样的好处是,第二天从她家里出发你就可以一直陪着她,不用担心别人在你的面前抢站了位置。每一位父母都不会亏待与女儿一同归来的男孩,因为他们的儿子“采花节”这几天也经常不回家,鬼才知道他们去干了什么。

  天下所有的苗族人皆是朋友,从爱情上这一点就显而易见。只要是苗族人,我到你那就有吃有住,你来到我这里也一样,仇人除外。我认为,苗族人的朋友关系,整个爱情的过程就是最贴切的解释。

  在漳州城南12公里处的九龙岭下,即龙海市九湖镇木棉村口的公路边,有一座前后两进的古庵庙。四周林木苍茏;庵前榕树复盖,并竖起一座长方形石碑,高约一丈、宽有四尺余,上面镌刻“宋郑虎臣诛贾似道于此”十个字。这就是闽南闻名的文物古迹木棉庵。历代骚人墨客到此凭吊遗迹,无不讴歌忠义之士郑虎臣为国除奸壮举,无不唾弃奸相贾似道祸国殃民的行径。

  贾似道,字师宪,是南宋时代制置使贾涉的儿子。从小放荡不羁,不务正业,**行极坏。仅因其姐姐是理宗皇帝宠幸的贵妃,得以累拜右丞相,军汉阳。他一生凶狠毒辣,作威作福,独断专横,贪生怕死,祸国殃民,弄得朝政糜烂不堪,内忧外患接踵而来。

  贾似道的兴衰史和罪恶史主要体现在二次战争上:一次是开庆元年(1259年)九月,蒙古忽必烈南侵,鄂州(今湖北武昌)危急,贾似道以丞相之职领兵往救,但却不战自退,暗中遣使求降,答应割地纳贡。后来蒙古诸王内讧争位,忽必烈仓皇撤兵,贾似道乘机谎报战功,被理宗御诏褒扬,加封少师。旋令入朝,愈益专横,挟嫌弹劾和暗害了左相吴潜(字履斋),独揽朝政。度宗即位后,又被授为太师,平章军国事,加封魏国公。

  另一次是恭帝德佑元年(1275年),忽必烈于北方建立元朝,又再度南侵,朝臣纷纷上奏,请敕贾似道抗御,似道被迫出兵,鲁港(芜湖附近)一役,宋军全部被歼,他竟孤舟逃往扬州,于是朝野大哗,纷纷上书弹劾,请斩贾似道。但由于太后的袒护,只把他降为高州团练副使,贬循州安置。

  郑虎臣,字景兆,本是武举人。他一家屡受贾似道的陷害。据《龙溪县志》载:似道听信“有术者言,平章不利姓郑人”的鬼话。凡朝官姓郑的,都必加诬陷。所以虎臣父亲被贾似道杀害,自己也被寻隙充军,后遇赦,当了会稽县尉。贾似道被贬后,他奉命监捉到婺州,因当地群众张贴檄文驱逐奸相,才转押到福建建宁来。其时福王素恨似道,欲招募一名敢在途中杀贾似道的人当监押,郑虎臣又自请应召。临行,郑遣散了似道待罪建宁府时的侍妾十人,把其全部资财施舍民间。途中,时值酷暑天气,虎臣喝令打掉轿盖,让似道头晒烈日。又把似道的罪行丑事编成杭州小调,教轿夫们唱着戏谑他,行至漳州,知府赵介如原系贾家门客,欲设宴洗尘,又遭虎臣鄙视,强留3天,就起解赶路。虎臣盘算,如果不趁早杀贾,一到广东,他的门客很多,就更难下手。于是令弃轿步行十几公里,至木棉庵小憩时,似道“病笃,泄泻欲绝,虎臣知其服脑子求死。乃云好教他祗凭地死,遂锤数下而殂”。

  郑虎臣诛贾似道伸长了人民的正气,后来明代抗倭名将俞大猷在此立石碑纪念,后被毁半截(今已修补完整)。现存的石碑是清朝乾隆年间龙溪知县袁本濂重立的。碑的旁边立一诗碑,刊明代人七言绝句一首,诗云:“当年误国岂堪论,窜逐遐方暴日奔,谁道虎臣成劲节,木棉千古一碑存”。1936年在碑前建长方形八角石亭一座,称“木棉亭”,并有现代人刻写的建亭碑记。今碑亭均尚完好,列为县级文物保护单位。

  清明时分,西湖岸边花红柳绿,断桥上面游人如梭,真是好一幅春光明媚的美丽画面。突然,从西湖底悄悄升上来两个如花似玉的姑娘,怎么回事?人怎么会从水里升出来呢?原来,她们是两条修炼成了人形的蛇精,虽然如此,但她们并无害人之心,只因羡慕世间的多彩人生,才一个化名叫白素贞,一个化名叫小青,来到西湖边游玩。

  偏偏老天爷忽然发起脾气来,霎时间下起了倾盆大雨,白素贞和小青被淋得无处藏身,正发愁呢,突然只觉头顶多了一把伞,转身一看,只见一位温文尔雅、白净秀气的年轻书生撑着伞在为她们遮雨。白素贞和这小书生四目相交,都不约而同地红了红脸,相互产生了爱慕之情。小青看在眼里,忙说:“多谢!请问客官尊姓大名。”那小书生道:“我叫许仙,就住在这断桥边。”白素贞和小青也赶忙作了自我介绍。从此,他们三人常常见面,白素贞和许仙的感情越来越好,过了不久,他们就结为夫妻,并开了一间“保和堂”药店,小日子过得可美了!

  由于“保和堂”治好了很多很多疑难病症,而且给穷人看病配药还分文不收,所以药店的生意越来越红火,远近来找白素贞治病的人越来越多,人们将白素贞亲切地称为白娘子。可是,“保和堂”的兴隆、许仙和白娘子的幸福生活却惹恼了一个人,谁呢?那就是金山寺的法海和尚。因为人们的病都被白娘子治好了,到金山寺烧香求菩萨的人就少多了,香火不旺,法海和尚自然就高兴不起来了。这天,他又来到“保和堂”前,看到白娘子正在给人治病,不禁心内妒火中烧,再定睛一瞧,哎呀!原来这白娘子不是凡人,而是条白蛇变的!

  法海虽有点小法术,但他的心术却不正。看出了白娘子的身份后,他就整日想拆散许仙白娘子夫妇、搞垮“保和堂”。于是,他偷偷把许仙叫到寺中,对他说:“你娘子是蛇精变的,你快点和她分手吧,不然,她会吃掉你的!”许仙一听,非常气愤,他想:我娘子心地善良,对我的情意比海还深。就算她是蛇精,也不会害我,何况她如今已有了身孕,我怎能离弃她呢!法海见许仙不上他的当,恼羞成怒,便把许仙关在了寺里。

  “保和堂”里,白娘子正焦急地等待许仙回来。一天、两天,左等、右等,白娘子心急如焚。终于打听到原来许仙被金山寺的法海和尚给“留”住了,白娘子赶紧带着小青来到金山寺,苦苦哀求,请法海放回许仙。法海见了白娘子,一阵冷笑,说道:“大胆妖蛇,我劝你还是快点离开人间,否则别怪我不客气了!”白娘子见法海拒不放人,无奈,只得拔下头上的金钗,迎风一摇,掀起滔滔大浪,向金山寺直逼过去。法海眼见水漫金山寺,连忙脱下袈裟,变成一道长堤,拦在寺门外。大水涨一尺,长堤就高一尺,大水涨一丈,长堤就高一丈,任凭波浪再大,也漫不过去。再加上白娘子有孕在身,实在斗不过法海,后来,法海使出欺诈的手法,将白娘子收进金钵,压在了雷峰塔下,把许仙和白娘子这对恩爱夫妻活生生地拆散了。

  小青逃离金山寺后,数十载深山练功,最终打败了法海,将他逼进了螃蟹腹中,救出了白娘子,从此,她和许仙以及他们的孩子幸福地生活在一起,再也不分离了。

声明:本文图片、文章来源于网络,不代表主页之意见及观点,如有侵权,请与我联系删除。转载请注明出处: /shanggandeminjiangushi/752.html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