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伤感的民间故事 2020-02-09 00:38 的文章

中国民间故事3则--美丽女儿美丽心--胡百万沉浮记

  那是上个世纪九十年代,有个叫山水珍的姑娘刚满十八岁,这一年她刚刚考上大学。

  这天晚饭后,水珍突然对全家人说:“爹、娘,哥哥、姐姐,我有件事同你们说说行么?”她姐姐山水秀笑她说:“哎哟,我的大学生妹妹,啥事挺严肃呀!”她爹山泉水“疼小”,笑着说:“珍儿,有啥事你就说吧。”水珍说:“爹、娘,你们生我养我十八年,对我恩重如山;哥、姐,你们亲我护我十八年,对我情深似海。这是我山水珍永世不会忘记的。”

  她哥山水根一听这话,笑着说:“小妹,你这么严肃,就为说这话?咱们兄妹都是娘生爹养的,都一样啊!”水珍说:“哥,你和姐只有咱爹娘这一对父母,可我在运河市还有一对父母啊!”

  水珍这话让全家人都吃了一惊,水根站起来说:“小妹,你说什么傻话?”水秀也说:“我的傻妹妹,你十八年来从没出过羊山镇,咋会在运河市有父母呢!”

  见哥哥和姐姐不信她的话,水珍就把她在运河市父母的详细情况对他们说了,说得有鼻子有眼睛。看她说得这么详细,一家人全傻眼了。只有她爹说:“珍儿,爹相信你说的是真的。你把你刚才说的那些详详细细写出来,让爹好好看看行不?”

  泉水老汉小时候听人讲过,人死后灵魂还会转世,投胎前没喝孟婆汤、没走奈何桥的,前世的事还会记得的。难道,自己的女儿珍儿真是别家人女儿托生的?没办法,他就把这事跟村支书说了。村支书给他开了一封介绍信,让他去镇派出所问问解所长,解所长是热心人,他肯定能帮忙想办法。

  可解所长是个年轻人,虽然也听人讲过“不走奈何桥,不忘前世事”的事,但他无论如何也不相信确有其事。听了泉水老汉的话,看了水珍写的材料,他较真了。他对泉水老汉说:“回去不要声张,听我信儿吧。”打发走泉水老汉,他决定自己调查。

  沈宝海老汉见是警察同志来访,赶紧将解所长请进客厅。解所长并没有说出有关水珍的事情,只是说来调查了解一下情况。他注意到,沈宝海的老伴郝大妈精神有些不好,沈老汉特意避开老伴,向他介绍全家人的情况。在讲到老伴为何精神失常时,他沉痛地说:“我们有个很疼爱的女儿因病去世了,我老伴过度悲痛,得了所谓的失女症,至今没好。我现在一个人照顾老伴有点困难,邻居水仙没事总是过来帮忙!”

  通过这次走访,解所长发现真实情况与水珍写的材料一字不差,难道托生之事是真的?不行,还得继续调查,解所长不信这个邪。

  顺藤摸瓜,解所长决定从沈家入手,查出有价值的资料。这个沈宝海是本市一位退休的基层干部,他的小女儿沈海红生前在市局当会计,是个人见人爱的好姑娘。可惜,海红二十一岁那年得了病,郝大妈陪她四处求医问药,但最后也没能医好她的病。

  郝大妈眼睁睁地看着女儿没了,精神受到了极大的刺激。她变得不知饥不知渴,不知冷不知热,整天想着女儿,不断喊着女儿的名字。海红“走”了二十年,郝大妈还是每天同一个时间站在门口,等着女儿骑着自行车下班回来,盼着有个银铃一般的声音喊她一声“妈”。

  调查到这里,解所长查到了一个非常有用的线索,那就是沈老汉提到的邻居水仙。水仙和她老公石泉就住在沈家对面。海红活着的时候,跟水仙情同姐妹。后来,海红“走”了,她更是待郝大妈如自己的亲妈一样,经常过来照顾老两口。

  来到门口,她看见“女儿”回来了,高兴得眼泪都掉了下来,她问水珍说:“你是我的海红吗?”

  水珍笑着说:“妈,我当然是海红呀。”郝大妈扑过去抱住水珍哭起来:“海红,你去哪啦?咋不回来看妈,妈想你想得好苦啊!”水珍紧紧搂着郝大妈说:“妈,我这不是来看你了吗,以后我哪都不去了,就守着您!”两个人正说着话,沈老汉从外面回来了。水珍眼尖,抢在沈老汉的话前头说道:“爸,你回来了!”沈老汉看看水珍,顿时明白了几分。他瞅准机会,单独问水珍:“姑娘,你是谁,从哪来的?”水珍眨眨眼,说:“爸,我是你的女儿海红。我死后投胎在羊山镇山坡村山泉水家。山泉水和陆菊香也是我的爹娘。”

  沈老汉是一个老党员,他当然不会相信水珍的话。可是这个姑娘到底是哪儿来的呢?

  接下来的这段时间,水珍每天都来,郝大妈的病果然好多了,都能自己上街买菜了。沈老汉看着老伴儿的病好起来,自然很开心,可这个仿佛天上掉下来的姑娘还是让他不能释怀。这天晚上,三个人刚吃过晚饭,就有客人登门。沈老汉打开门,却发现门口站着解所长和水仙。水珍看见水仙,也愣住了。解所长说:“沈大叔,我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了,我看,还是让水仙把原委说给你听吧。”

  原来,这一切都是水仙的主意。最近,水仙辗转打听到,像郝大妈这种病,只要有个像她女儿的人同她相处在一起,慢慢病就会好。郝大妈待她如亲生闺女,她一直都希望大妈的病能好。后来,她就开始留意长得像海红的姑娘。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她的小堂妹水珍几年不见,竟出落得十分俊俏,身材、长相和声音竟然都有几分像海红。

  就这样,水仙找了一个合适的机会把自己的想法对水珍说了。没想到,水珍十分通情达理,还很同情两位老人。就这样,她俩编排了“不走奈何桥,不忘前世事”的托词,愣说水珍是海红转世来的。没想到,这招儿的效果不错,大妈的病竟然真的有了好转。

  解释到这里,水仙接着说:“解所长,我们这么做是为了治病救人,我们不是坏人。如果非得要惩罚,就惩罚我好了。我希望,水珍能继续待在沈家,彻底治好大妈的病。”

  后来,解所长亲自到山家说明了情况。泉水老夫妻自然支持女儿这么做,他们很理解郝大妈的不容易,也希望郝大妈的病快点好。

  水珍在沈家住了一段日子,郝大妈的病就真的好了。在解所长左右牵线搭桥下,山泉水和沈宝海两家的关系理顺了,他们都拿水珍当自己的女儿。水珍念大学的时候就住在沈家,一口一个“爸、妈”地叫,放寒暑假的时候她就回到乡下,亲亲热热地叫着“爹、娘”。两边的老人都认可这样的关系。

  后来,两家人不仅是过年过节,就连平常的日子也是你来我往,拿上礼物互相到对方家里走走看看。

  胡百万几年前做过大生意,家产过了百万,于是人们就“胡百万”、“胡百万”地喊开了。其实,胡百万挣的钱不止这个数,应该说百万后边加上个零还要多。

  话说发财后,胡百万被一些人追捧得昏了头,慢慢人就花了心,到处拈花惹草。随着钱赚得越来越多,胡百万的胆子也越来越大,无所顾忌偷税漏税,指使他人打架斗殴,结果闹出了事蹲了监狱。这下胡百万傻了眼,心里可真叫一个悔啊。在狱中,自己闯荡商海的经历一幕幕又浮现在眼前

  那是上世纪八十年代初,随着改革开放,南方出现了一个热遍半个中国的小商品市场汉正街小商品市场。当时的汉正街,只要有卖的商品,就不愁卖不出去,生意火暴得让人看了直眼馋。胡百万叫胡三,当时是一家运输公司的装卸工,每个月的工资最多也不过五六十块钱,日子虽然过得去,但毕竟不宽裕。整天泡在汉正街的胡三,也不管自己有没有经商的经验,三下五除二,加入到做买卖的行列。他在单位请了个长假,卸下自己家里的门板,搭了个小摊位,卖起了日用小商品。

  几天下来,胡三还真尝到了甜头。就这么个小摊位,一个月竟挣了好几百块,比自己的工资不知要高多少倍。这下,胡三在丈母娘和亲朋好友面前也觉着有面子了,衣着打扮也讲究了起来,那小日子过得也算是有滋有味了。尝到了甜头,胡三干脆停薪留职,专门干“个体户”。

  听说胡三干起了个体户,家里人都以为他是昏了头。不管怎样,胡三还在单位挂名,现在铁饭碗一下变成了泥巴碗,将来有个三长两短,以后怎么生存?大家都为胡三捏了一把汗。胡三不管那一套,他的摊位从门板换成了门面,成了一个地道的商人。

  望着自家的门面,想着将来的生活,胡三暗下决心,一定要干出点名堂来。为了节约成本,胡三每次进货都亲自采购,生活上也是非常节俭。外出时,能搭便车就不坐班车;乘火车时,能坐硬座就不睡卧铺。他几次押车,因装载货物过多,有一次坐在货车上被摔了下来,差点丢了性命;还有几次外出采购啃干粮喝冷水,弄得生病住院。每当货物到家后,他还要亲自卸车,好几次都累得晕了过去。

  就这样,日夜奔波、走南闯北,几年下来,人变得又黑又瘦。胡三的老婆叫刘英,看到老公如此奔波,非常心痛,每当他出差回来,都特意做些他喜欢吃的饭菜。看到满桌的好酒好菜,胡三还批评老婆太浪费了,有了点儿钱就烧得昏了头。于是,他对刘英说:“你是有钱花不出去了?你看看,这一只甲鱼要上百元,得卖多少件衣服才能赚回来啊?”老婆委屈地说:“人家还不是心疼你啊!看看你瘦得都没个人形了,再不补一下能行吗?”胡三批评老婆不会持家,说吃饱穿暖就可以了,还买什么补品,前几年在单位上班的时候,哪想到吃甲鱼啊。

  这样的日子前后持续了十多年,胡三的生意规模逐渐大了,在汉正街一带也成了小有名气的人物,他已经不再是前几年做小买卖的“小萝卜头”了,生意路子越来越广,商界的朋友也越来越多。他每次进货到厂,人家都是超规格接待:住星级宾馆,用洋酒伺候。一来二去,在客户的忽悠之下,不该去的地方去了,本不应该享受的,他也享受了。整日在汉正街你请过来,我请过去,从此,胡三的另类生活就这样开始了。

  随着生意越做越大,门面也越来越不够用,胡三做梦都在想扩大经营范围。一个外号叫黑皮的人是汉正街出了名的人物,心狠手辣,这一带连“地痞”见了他也要点头哈腰。他帮着胡三把隔壁的几间门面强行挖了过来,老店主敢怒不敢言。门面就是摇钱树啊!曾经与老店主合伙做生意的伙计刘奎,看到老店主门面要转让,他不知道这里面水的深浅,就打算把这个门面买下来。这么一搞,就与胡三较上了劲。胡三认为刘奎从中捣乱,刘奎被胡三的手下痛打了一顿。从此双方结下了冤仇。

  刘奎与老店主分手后,四处找门面。说来也巧,不久就在胡三店堂的对面租了一个小门面。刘奎不辞劳苦,精心经营,样样东西都比胡三店里的东西便宜。胡三认定刘奎是在跟自己“叫板”,心中愤愤不平。胡三手下一帮人看在眼里,一门心思找机会想报复刘奎。

  这一天,刘奎从外地进了一批俏货,样式很新颖,他的店员用小喇叭介绍自己的商品,顾客纷纷涌向刘奎的店铺。这可气坏了胡三,他手下一帮人冲进刘奎的店铺,掀翻了货物,打伤了刘奎,理由是刘奎抢了他的生意,小喇叭的声音吵扰了店员。警察闻讯赶到现场,依法拘留了闹事者。虽说胡三没参与打架,但他是指使者,公安机关让胡三向刘奎赔礼道歉并赔款。从此胡三天天找刘奎的茬儿,刘奎根本做不成生意,只好被迫关了门。

  刘奎被挤走了,胡三的势力在这条街上越来越大,欺行霸市,打架斗殴,不管是谁,胆敢跟他较劲,绝没好果子吃。没多长时间,很多商户气不过都离开了。

  胡三的生意越做越火,经常夜里带着他的一帮兄弟下馆子、进包房、看演出,整日走东游西,行南闯北。

  胡三做生意,也越来越不规矩了,坑蒙拐骗,样样都干。越干胡三越觉得小打小闹不过瘾,他打算干一番大买卖,利用自己长期与供货厂商的关系,轻而易举把价值几百万的货物骗到了手。

  古林县是一座名不见经传的小县城,想不到,一只猴子打破了古林县的宁静。一个外地来的能人,用康脑机训练了一只非常精明的猴子,它不但能写英文,还能解#from 中国民间故事3则--美丽女儿美丽心--胡百万沉浮记--悲伤的猴子来自学优网初中课本上的数学题。谁有幸亲临现场,不但能看到神猴的表演,还能买到一台非常有实用价值的康脑机。据说,这种康脑机是一位海外爱国专家为表赤子之心,集同类产品之大成,在一个荒无人烟的岛上花费多年心血才研制出的。这种世界上独一无二的康脑机不仅能训练动物,对学龄前儿童的智力开发也有非常显著的功效。

  不少人都去观看神猴表演,这些观众中有的只是想亲临现场观赏一下神猴的表演,而有些盼子成龙、望女成凤的父母则巴望着能买上一台康脑机,还有些人则想看看其中到底有什么奥妙。

  在这些人中有一女子,叫柳凤菊,三十多岁。虽然她生过孩子,离过婚,可她的风韵不减当年。

  这时,在观众的欢呼喝彩声中,神猴出场了。只见它足登薄底云靴,腰围虎皮战裙,头上那顶过大的圆穴帽盖住了左边的半个脸膛,一身别致的打扮很像西游记中的孙悟空。它两条后腿直立,蹒跚着走到台中央的一块大黑板前,向着观众泪眼汪汪地瞅个不停。当它的主人一个青脸、瘦弱的中年男人举起皮鞭时,神猴就像被后娘打怕了的孩子,马上跪下磕头求饶。

  表演开始了。一个小学生出了道百位数的加法运算题,神猴拿起粉笔稍加思索,便在黑板上写出了正确答案。一个中学生出了一道一元二次方程的代数题,台下的观众都瞪大了眼睛,屏住呼吸,望着神猴,暗暗为它捏着一把汗,生怕那无情的皮鞭落到它身上。谁也没有想到,这道代数题又被神猴解出来了。神猴的这一神奇表演,犹如在油锅里投下一把盐,全场顿时沸腾了,赞扬声、惊叹声、口哨声还有不住嘴地咂咂声搅成了一团。人们都不由得想试试这只神猴到底有多大神通。

  这时,一位姑娘说了句汉语,神猴很快在黑板上译成英语;一位小伙子说了句英语,它又很快地译成了汉语

  表演结束了,神猴的主人得意地摘下神猴头上的大圆穴帽,随手一抖,从里面露出个墨水瓶大小、既精巧又美观的方盒。他得意地高高举起方盒说:“就是这个康脑机使猴子的智商达到了和人一样高的水平。”接着,他又讲述了用康脑机训练学龄前儿童的方法,以及在一两年内收到的显著成效。

  此情此景使在场的观众看得目瞪口呆,就连那些持怀疑态度的人也心服口服了。观众都争先恐后地跑上台去抢购康脑机。

  唯有坐在最前排的柳凤菊像一尊泥塑似的一动不动,她两眼直勾勾地盯着神猴左眼上的玻璃花出神。眼看神猴就要被牵下场了,她突然“腾”地站了起来,发疯似的喊了一句:“马小海”

  神猴听到喊声急转过头,两只小眼睛一眨不眨直愣愣地望着柳凤菊。突然,它不顾一切地一头扎进柳凤菊的怀里,柳凤菊也紧紧地搂着神猴“儿呀”、“儿呀”撒疯似的痛哭起来。

  这一突如其来的举动使神猴的主人大惊失色,他一边死命地拽着套在神猴脖子上的铁链,一边挥舞皮鞭雨点般地打在神猴的身上。

  柳凤菊的姐姐见势不妙,急忙上来,也死死地拉住妹妹,气喘吁吁地向观众道歉解释:“只因我妹妹以前死了儿子,精神分裂了,见到人,即便和人相似的动物,也会产生错觉,以为是自己的儿子。今天一定是旧病复发,大家千万不要见怪。”她一边说,一边把目光转向神猴的主人:“请这位先生不要生气,原谅她是个病人,影响了您的生意。”

  猴子主人擦了擦头上的冷汗,望着台下混乱的人群,提高嗓门,神态自若地解释说:“因为这只猴子经过康脑机的长期训练,产生了和人一样的高级思维,所以和人发生了感情共鸣。”

  不少观众都认识柳凤菊的姐姐,又听到他们的解释都在情在理,于是便陆陆续续地离开了。

  一会儿,场里的观众都走光了,柳凤菊仍然搂着神猴发疯般地哭泣。柳凤菊的姐姐和神猴的主人使出全身的力气想把他们分开,可他俩却像磁石一样紧紧地吸在一起,似乎斧剁刀削也难分开。

  这猴子真是柳凤菊的儿子?还是柳凤菊的精神病又重新复发?这还要从柳凤菊的经历说起。

  柳凤菊是南山脚下柳林庄人,十八岁那年,她初中毕业回乡和本村青年马军强结了婚。结婚后不久就生下了儿子马小海。由于马军强好逸恶劳,十几年过去了,家里还是一贫如洗,柳凤菊很着急。一天,她从表哥那里得到一条致富信息,说是将山林里的金丝猴逮住,偷运到深圳的一个港商那里,每只能赚几千块钱。于是,她就与马军强商议去山里偷猎金丝猴。

  起初,马军强知道偷卖金丝猴犯法,不想干,但经不住凤菊的再三劝说,最后决定上山试试。

  自此,马军强带着他的儿子马小海常到山上转。因为马小海的身材异常瘦小灵巧,有得天独厚的狩猎条件,没几天,就逮住了一只金丝猴。马军强将猴子卖了,得到一笔钱。从此,尝到甜头的马军强胆子越来越大,开始大肆倒卖国家稀有动物。

  偷猎的猴子,大多是马小海逮住的。马小海每日除白天上学外,晚上常常还要抽出一些时间蹲在山里狩猎。

  一直到夜里十二点,马小海还没有回来。柳凤菊焦急地守在炉火旁,实在等得不耐烦了,只好壮起胆子出去寻找马小海。她孤身走在崎岖不平的路上,一阵阵秋风吹得草东歪西斜,一声声忽高忽低的狼嚎声不时传来,柳凤菊越走越怕。突然,不知是啥东西绊了她一跤。当她摸到一个肉乎乎的东西时,两条腿像触了电似的,颤抖不停。她借着月光低头看时,发现脚下是具被狼吃过的孩子尸体,又扫视了一下四周,看到地上有件破衣衫,仔细一看正是儿子的衣服,柳凤菊顿时惊呆了。就在这天夜里,柳凤菊疯了。

  常言说,祸不单行。就在马小海失踪、柳凤菊疯癫的当天,马军强也因倒卖国家稀有动物罪被公安机关依法逮捕。

  柳凤菊的姐姐是古林县城很有名望的脑科医生,听到妹妹失子惊疯的消息后,便把她接进县城医治。

  经过几个月的精心医治,柳凤菊渐渐恢复了健康。她想起自己的过去,觉得和马军强过日子实在太窝囊,便和服刑中的马军强离了婚。

  此刻,柳凤菊和神猴长时间地拥抱着,这情景猛烈地撞击着凤菊姐姐的心

  柳凤菊十八岁结婚后,没过一个年头就生了个儿子。不知是胎里受病还是先天返祖,当这小天使呱呱坠地后,竟是一分像人、九分像猴的怪物。没过几天,村里人就纷纷议论开了,说这孩子是南山顶上那个老公猴的后代。马军强几次想溺死他,都被凤菊拦住了。由于这孩子的长相与众不同,人们都习惯地叫他“小雷公”。

  几年后,“小雷公”虽然不长个头,但大脑异常聪明,从小学到中学连着跳级,年年考试都拿前三名。谁想到,好人不长命,这孩子因在山里狩猎丧了生

  忆往事,想现在,柳凤菊的姐姐脑海里不由得生起一个又一个疑团:猴子出场时为何眼泪汪汪?猴子的思维能解代数题吗?人和猴子在短时间内也能产生母子般的感情共鸣?接着,她又一一作了否定。从猴子的大脑结构分析,它既不能解代数题,也不能在短时间内和人产生母子般的感情共鸣。

  最后,她又作了假想:猴子出场时眼泪汪汪,很可能是人装扮的。如果由人来装扮猴子,马小海的身材和长相是最合适的。这只猴子如果是人装扮的,它的尾巴就不会有神经。由于人和猴子的血型有差异,猴皮是不能长在人身上的。

  凭着丰富的医学经验和生理知识,她一边思索,一边抛开妹妹,在猴子的身上寻找着蛛丝马迹。她的目光从猴子的头部移到脚部,又从脚部移到尾巴上。她冷不丁抬起左脚踏在猴子的尾巴上,那猴子却没有丝毫反应。

  她终于明白了,一切都明白了。她突然伸出双手抓住猴子的腹皮,使出全身力气一扯,猴皮竟被撕开,从里面活脱脱跳出了一个男孩。凤菊和姐姐仔细观看,这男孩不是别人,正是马小海。

  神猴的主人见势不妙,撒腿便逃,还没跑出几步,就被公安人员迎头逮住。经审问,此人叫李长乐,深圳人。他是马军强的上线。马军强被捕后,供出了他的罪状,公安人员顺藤摸瓜,一直追捕到这里。

  李长乐从前曾当过整容师和药剂师,后因奸污妇女被开除公职并判处有期徒刑。出狱后,他仍恶习不改,伙同港商干起走私和捕杀国家稀有动物的勾当。后来,国家司法部门打击走私犯罪吃紧,他便摇身一变,干起了现在的这个行骗行当。

  李长乐是怎样干起新行当的呢?原来他在和马军强的交往中,得知马军强的儿子马小海是个难得的异型人物,便暗中来到马军强的家乡。经过几天跟踪,在一天夜里,他绑架了马小海。为了遮人耳目,他用一只剥过皮的猴子尸体换了马小海的真身。此后,他将马小海带到一个人迹罕至的山洞里,将他毒哑,使其有口难言,并按照马小海的身材缝制了一身猴皮,用化学药品沾在了他的身上。经过整容、化装和训练,马小海的行走坐卧和真猴竟然难分真假。此后,马小海每天生活在骂声和皮鞭下,受尽了非人的折磨。他做梦也没想到,今天又重新得到了人身自由。

  此刻,柳凤菊和神猴长时间地拥抱着,这情景猛烈地撞击着凤菊姐姐的心

  柳凤菊十八岁结婚后,没过一个年头就生了个儿子。不知是胎里受病还是先天返祖,当这小天使呱呱坠地后,竟是一分像人、九分像猴的怪物。没过几天,村里人就纷纷议论开了,说这孩子是南山顶上那个老公猴的后代。马军强几次想溺死他,都被凤菊拦住了。由于这孩子的长相与众不同,人们都习惯地叫他“小雷公”。

  几年后,“小雷公”虽然不长个头,但大脑异常聪明,从小学到中学连着跳级,年年考试都拿前三名。谁想到,好人不长命,这孩子因在山里狩猎丧了生

  忆往事,想现在,柳凤菊的姐姐脑海里不由得生起一个又一个疑团:猴子出场时为何眼泪汪汪?猴子的思维能解代数题吗?人和猴子在短时间内也能产生母子般的感情共鸣?接着,她又一一作了否定。从猴子的大脑结构分析,它既不能解代数题,也不能在短时间内和人产生母子般的感情共鸣。

  最后,她又作了假想:猴子出场时眼泪汪汪,很可能是人装扮的。如果由人来装扮猴子,马小海的身材和长相是最合适的。这只猴子如果是人装扮的,它的尾巴就不会有神经。由于人和猴子的血型有差异,猴皮是不能长在人身上的。

  凭着丰富的医学经验和生理知识,她一边思索,一边抛开妹妹,在猴子的身上寻找着蛛丝马迹。她的目光从猴子的头部移到脚部,又从脚部移到尾巴上。她冷不丁抬起左脚踏在猴子的尾巴上,那猴子却没有丝毫反应。

  她终于明白了,一切都明白了。她突然伸出双手抓住猴子的腹皮,使出全身力气一扯,猴(藏族民间故事)皮竟被撕开,从里面活脱脱跳出了一个男孩。凤菊和姐姐仔细观看,这男孩不是别人,正是马小海。

  神猴的主人见势不妙,撒腿便逃,还没跑出几步,就被公安人员迎头逮住。经审问,此人叫李长乐,深圳人。他是马军强的上线。马军强被捕后,供出了他的罪状,公安人员顺藤摸瓜,一直追捕到这里。

  李长乐从前曾当过整容师和药剂师,后因奸污妇女被开除公职并判处有期徒刑。出狱后,他仍恶习不改,伙同港商干起走私和捕杀国家稀有动物的勾当。后来,国家司法部门打击走私犯罪吃紧,他便摇身一变,干起了现在的这个行骗行当。

  李长乐是怎样干起新行当的呢?原来他在和马军强的交往中,得知马军强的儿子马小海是个难得的异型人物,便暗中来到马军强的家乡。经过几天跟踪,在一天夜里,他绑架了马小海。为了遮人耳目,他用一只剥过皮的猴子尸体换了马小海的真身。此后,他将马小海带到一个人迹罕至的山洞里,将他毒哑,使其有口难言,并按照马小海的身材缝制了一身猴皮,用化学药品沾在了他的身上。经过整容、化装和训练,马小海的行走坐卧和真猴竟然难分真假。此后,马小海每天生活在骂声和皮鞭下,受尽了非人的折磨。他做梦也没想到,今天又重新得到了人身自由。

  中国民间故事3则--张学良处决堂弟--张青较艺访武松--县官老爷的仆人们

  中国民间故事3则--林则徐宴请洋鬼子--深山觅宝记--刘邦与樊哙的狗肉情

  中国民间故事3则--戏大如天--唐明皇避乱入蜀会贵妃--铁面御史哭拜家仆

  中国民间故事3则--硬脖子县令斗公主--祸起青铜器--为清廷打工的美国外交官

  中国民间故事3则--阴阳太极壶--单翼天使,拥抱才能飞翔--吏部侍郎的替身

声明:本文图片、文章来源于网络,不代表主页之意见及观点,如有侵权,请与我联系删除。转载请注明出处: /shanggandeminjiangushi/714.html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