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伤感的民间故事 2020-02-01 15:54 的文章

民间故事:秀才闲逛偶遇深山楼舍偷听女子交谈

  古时候的秋天,雁阵如线一般在高空中横飞,美人眉目间满是哀愁,繁霜即将落下百花枯萎。这天,沈秀才百无聊赖一个人在荒山岩石间慢走,只顾着在弯曲的山溪边闲步,到傍晚时还不回家。远远看见树梢后出现华美楼房的一角,就向着楼房走了过去,打算借住一晚。楼对面有一条山溪,溪上有一座红漆的小桥,他渡过小桥来到楼前,门上装着铜兽模样的金环,椽子十分精美,檐角微微翘起,好像将要飞起的样子,看样子是富贵人家的住宅。

  进门后,他咳了一声,想要引起楼中人注意,但没有人答应。他沿着曲折小路走了好远,只看到东一丛西一丛栽着花木。刚走近长廊时,忽然听到内房中有女人交谈的声音,就藏起身子偷听。只听见有一女到说:前夜一盘还没有分出胜负,就算了不成吗?另一女子说:算了,世上没有得到仙人麻姑真传的弈棋高手,人们往往说成是臭棋。在这深山良夜中,我们在这里论棋别让那位曾经偷听孤姥寡媳谈棋的国手王积薪又来偷听,让他笑痛了肚皮。一女子就说:“那么来练书法好吗?”另一女子说:“娟秀灵动的书法,世人反而认为怪异,龙飞风舞的草书,几乎被人认为是鬼画符,一定要写得方方正正才能誉到试卷上,那些能够借此糊口的字,世人才认可,这怎不叫人丧气呢?”

  女子又说:“那么来弹琴好吗?”另ー女子说:“昨天听到一段笑话现在我就说出来让大家大笑一场。从前有一人很喜欢弹琴,号称自己弹得好极了。有一天正弹着琴,听见门外有人在叹息,就请进门来,问道:想必你也是个懂音乐的人,所以有些感动哀思吧?那人答道:我亡父也很精通弹琴。士人高兴极了,说:“您受到家庭的熏陶教导,一定是真的知音了。于是取过琴来再弹,意思是想展现炫耀自己的本事。那人听了好一会儿,脸上现出不以为然的神色。士人问他为什么,那人就说:先父可不是这祥弹的,声音虽然大致相近。只是他只用一根弦。而且多一根木棒敲击(指弹棉花)。

  众人顿时大笑。其中有一女子就说:弹琴的人估计要被你嘲笑死了。一女子说:那么来画画怎么祥?另一女子说:在灯光下作画着色,恐怕色彩会很苦涩。我也有一个笑话,讲出来可以让大家笑一笑。众人说:你先说说看。那女子就说道:从前有一个山西商人,在江南游玩,听说那儿的风俗大多喜欢画亡人的画像,画出来和在世时一模一样,心里非常羡慕。有一天那商人准备返回故乡,就到画师家里请求为他死去的父母画一幅真容,就把父母容貌怎样,仪态怎样一一告诉画师,请画师照他所说的情况画像,并给了钱,约定什么时间画好,他到那天来取画。到了约定的日子,山西商人来取画时,刚巧画师到别处去了,画师的妻子错把一幅春宫画给了他,他也不打开来看看就放进包里带走了。回到故乡后,把所有亲族好友请来,向他们展示画像。

  卷轴一打开,他赶忙把画遮盖住,笑着说:想不到二老在阴间还是那么贪欢作乐!众人哄堂大笑了好久。有一女子就说:你这丫头真该打嘴巴!这话难道是我们女儿家能说的吗?那讲笑话的女子说:深夜无人,还不能嚼嚼舌头高兴高兴。又一女子说:漫漫长夜,怎么打发消遣呢?一女子说:还是叫婢女烫酒,大家一起尽兴喝酒,这是最快活不过的事了。

  接着就听见有叫唤婢女的声音,有邀请客人的声音,有摆弄蜡烛的声音有支锅的声音,有彼此客套让座的声音。席间有时猜拳,有时藏钩猜枚,有时猜迷,什么游戏都有。有一女子说:我们也应当要要笔杆子,学学文人。就有一人问道:那么用什么做题目呢?有人立刻回答说:台阶下面的海棠花盛开了,鲜艳美丽极了。这花是古代一位害相思病的女人死了以后变幻成的,又叫断肠花,所以这种花哀艳纤细,随风摆动,就好像在哀诉似的。我们就借花言志,来借此寄托表达自己的情怀,好吗?又一人说道:很好。那么就请大姐先作,然后大家接着写。如果写不完,是要罚酒的。

  其中又有一人说:这不适合用诗歌咏,似乎还是做小令词比较好。众人说:对极了。于是听到有人拖着长腔吟诵,等着女子吟诵完了,一女子说:三姐此词着意在一秋字,多么高雅,妹子甘拜下风。接着吟道:托根喜傍牵萝屋,避寒也怕严霜酷。一穗嫩胭脂,夕阳残照时。前身思妇泪,粉蝶偎他睡。不管可怜侬,泪痕如许侬。众人听了都说:这丫头该罚,故意写这些哀伤词句,那么惹人伤心。那女子不服,说:我是脱口而出,真情自然流露。那么姐姐们也有触景生情的绝妙好词吗?她才讲完,众人都很觉伤感,好像还听到有人在帘子旁边抽泣。过了一会儿,又听到房中杯筷碰撞的声音,估计是在举杯痛饮,非常尽兴。

  女子说:夜深了,妹妹我想去睡了。又一女子说:这样的欢会不常有还请多坐一会儿。另一女子说:我本来就知道这丫头不能熬夜,昨天才点灯她就裏着被子睡着了说梦话。一女子就问:她说什么?回说:我可不敢说,我害怕惹她发火。众人都竭力要她讲出来,那女子就笑着说:她在想汉子呢。果然就听见有一女子站起,好像是在举手打人,手镯叮叮当当地响,众人笑着劝开,好一会儿才安静下来。那被嘲笑的女子说:像你姐姐一睡就睡死了,才是真不雅观,还常把小脚搁到别人肩上。大家发出一阵大笑。不久,听到鸡啼的声音,众女子才起身回房准备休息,响起了一片环佩碰撞的清脆声响,渐渐消失了。沈秀才蜷伏着不敢动。

  不ー会儿,晨光渐渐透出白色,听到内房中鼻息浓浓。沈秀才走进厅堂中张望,看见墙的正中间挂着一幅水墨山水画,

  桌上放着书籍信笺,壁上挂着琴和剑,炉内香已经烧成灰烬,胆瓶内插着一簇秋海棠,鲜艳美丽,一切都布置得十分妥当。沈秀才没有时间从容漫步赏玩,只想偷一样东西回去向人展示。看见石阶

  上有一双女人穿的绣鞋,好像是这家人放在那儿晾晒,还没来得及收起,就弯下身子拾了一只。看那绣鞋窄窄的,还不满手掌大,鞋面绣得很精美,上面嵌着很多明珠。鞋底铺着香屑,散发出兰花的香气,令人心醉。沈秀才把绣鞋藏在怀中,拔去门闩,顺着来路出门离开。回望山上房屋,那楼角的一抹红色还在绿树梢上显露出来。

  沈秀才回到家中,心里还是一片迷惘,他不知道自己遇到的究竟是仙,是鬼,是人,还是妖。他偷偷地把绣鞋藏在锦盒中,偶尔也拿出来给别人看,见到的人都感到非常惊奇。有人笑他说:既然偷她们家东西,为什么不把琴、剑偷回来,还可以值得十几贯钱,竟然单单只偷这样一只鞋子回来!于是大家约定一起来到原先沈秀才去过的地方,只看到山中云雾迷漫,根本没有什么楼阁,周围树木阴森。他们非常怅然地待了好一会儿,失望的离去了。

  注:本故事系原创虚构民间故事,借古喻今,以事明理,且不得与封建迷信对号入座,配图均来自网络,侵权必删,喜欢故事的朋友,记得关注和收藏。谢谢!

声明:本文图片、文章来源于网络,不代表主页之意见及观点,如有侵权,请与我联系删除。转载请注明出处: /shanggandeminjiangushi/633.html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