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伤感的民间故事 2020-01-25 21:39 的文章

真实存在的民间故事

  民间故事是从古至今一直流传下来的故事传说,从中我们可读到中国古代流传于民间那些人和事,比如民间传说中有关鬼,有关风水,有关灵异,有关神话的故事,很有趣味真实的。下面是学优网小编为大家准备的真实存在的民间故事,希望大家喜欢!

  明朝嘉靖年间,江南泾县城里,有个小伙子叫马春,喜欢画画,他有个十多岁的弟弟,名叫马秋,马秋不喜欢画画,生性顽皮。

  马春有个舅舅,住在泾县的邻县南陵县城里,马春自小便喜欢去舅舅家做客。他舅舅有个做生意的邻居,人称“周掌柜”,周掌柜有个儿子,名叫周行,周行与马春的年龄相仿,也十分喜欢画画,由于马春经常去舅舅家,所以他自小便结识了周行,又由于两人有共同的喜好,所以两人从小便成了一对好朋友,常聚在一起切磋画技。长大后,周行更是经常不辞辛苦,来到马春的家中探望。

  这天,马春在家里画了大半天的画,感觉有些累了,便放下了画笔。这时,他的父亲走了过来,对他说,马秋中午出门去玩耍,现在一个多时辰过去了,仍没有回来,让他赶紧去寻找。

  马春连忙出了家门,可上街找了一圈,却没能找到马秋,一位熟人告诉马春说,他曾看见马秋去了城外。马春急忙出了城门,四下里寻找起来。

  找了一炷香的工夫,马春仍没能找到马秋,这时,他来到了一片小树林里,突然,他看见地上躺着一个人,正是马秋,已经气息全无。马秋的脖子上有道深深的掐痕,显然,他是被人掐死的。

  马春大叫一声,差点晕了过去,痛哭一场后,他飞快地跑到县衙,击鼓鸣冤。泾县知县领着一帮捕快、衙役,赶到了那片小树林里,经过验尸,发现马秋确系被他人掐死,知县连忙派出人手,查找凶手。

  这一查,竟查了大半年时间,却没有查找到关于凶手的丝毫线索,马秋被害一案,因此成了悬案。马春整天精神恍惚,连一向喜爱的画画儿,也打不起精神来了,他的父亲便让他去舅舅家散散心。

  这天,马春赶到南陵县城,来到了舅舅的家中,寒暄一番后,他出了大门,向周掌柜家走去―近一年时间没见到周行的面了,因此,他急着要见周行。

  敲了几下周家的大门,门开了,周掌柜把马春迎了进去。马春在屋里左看右看,不见周行,便问周掌柜,周行去哪儿了?周掌柜叹了一口气,告诉马春说,大半年前,周行出门游山逛水、寻访名师去了,到现在都没有回来。周掌柜还告诉马春说,他曾派人寻找过周行,但找了一个多月,根本没有找到周行的踪影。

  听完周掌柜的一番话,马春不由得很是失望。在舅舅家逗留了几日后,他回到了泾县。

  日子过得飞快,转眼十年过去了。在这十年时间里,害了马秋性命的凶手,仍不知是谁;马春的父亲离开了人世,马春挑起了家中谋生的重担,做起了生意;马春每隔半年,都要去一趟周家,但周行仍杳无音讯,生死未卜。

  这年三月的一天,马春去远在六百里外的庐州府,做了一趟生意。做完生意,他去新结识的刘掌柜的家中做客。走进刘家的花厅,马春看见墙壁上挂了几幅画,便仔细看了起来。看着看着,一幅画引起了马春的注意,那幅画画的是竹子,与通常的竹子不同的是,那幅画上竹子的竹竿不是绿色的,而是红色的,像是抹上了胭脂一般,煞是好看。马春一数,画上共画着八根竹。

  见马春被那幅画吸引住了,刘掌柜走了过来,说,那幅画是他在距离庐州城有两百多里路程的定远县城购买的。马春连忙问起详情来。

  刘掌柜说,一年多前,他去定远县城做生意,结识了几位朋友,一天,在一位朋友家中吃饭时,遇上了一位以卖画为生的男子,那男子名叫吕胜,能画一手的好画。席间,大伙儿说起了各自家乡的风土人情,聊得很是热火,吕胜却默默地站起身,来到一张桌子前,用自己带来的纸张、画笔、颜料,画了一张画。画儿画成后,众人一看,都说那画儿画得失真了,因为那些竹子的竿儿是红色的―天底下竹子的竹竿都是绿色的,哪有红色的?即使是紫竹,杆儿也只是暗紫色而已,岂能红如胭脂?

  听着众人的评点,吕胜默不作声,刘掌柜却喜欢上了那幅画,当场将它买了下来,带回了家中。

  刘掌柜还说,其实他也知道,天底下没有红色的竹子,但他因为很喜欢,这才买下了那幅画。马春却说,他倒是确实见过红色的竹子。刘掌柜顿时好起奇来,问马春在哪里见过红色的竹子,马春一脸感伤地说了起来。

  原来,周掌柜不但做生意是把好手,而且喜欢栽种花草树木。周家有一个大院子,里面被周掌柜栽了许多花草树木。那个院子里,有一丛紫竹,有一年,那丛紫竹当中,不知为何,忽然长出了一棵杆儿为红色的竹子,周掌柜感到很新奇、也很喜欢,于是把那棵红竹子,连根挖了起来,单独栽种在院子的一个角落里。后来,那棵红竹子年年长出新笋,新笋长成的竹子,杆儿也是红色的。周行也非常喜欢那些红竹子,马春去周家做客时,曾见过那些红竹子,并从周行的嘴里,知道了它们的来历。

  告辞之时,马春向刘掌柜打听吕胜的住址,因为刚才,他已经决定,要去一趟定远县,请吕胜为他画一幅红竹图,并把它带回家中,以便寄托自己对周行的思念之情。不料,刘掌柜却说,他只知道吕胜住在定远县县城里,但却不知道吕胜的详细住址。

  第二天,马春骑着马赶往定远县,到达县城后,他在一家客栈里安顿下来,然后四处打听吕胜家住哪里。马春原以为,要打听到吕胜的住址,恐怕要费一番周折,没想到,他很快便打听到了。原来,吕胜的画儿在定远县很出名,许多人都知道他家的住址。

  马春兴冲冲地赶到了吕家的门前,扣响了门环,不一会儿,一个仆人走了出来,告诉马春说,吕胜去外地作画、卖画去了,不知何日才会回家。

  马春在定远县待了五天,仍没能将吕胜等回家,因为急着生意上的事情,第六天,他只好离开了定远县,往泾县赶。

  一路风尘仆仆,这天,马春路过南陵县城,而过了南陵县城,他只要再赶一百多里的路程,便能回到自己的家中了。望着街上熙熙攘攘的人流,马春忽然心中一动:我何不顺道去看望一下舅舅和周掌柜?

  想到这,马春把马头一拨,来到舅舅家的门前。和舅舅聊了一会儿天之后,马春来到了周家,见到了周掌柜。周掌柜告诉马春说,周行仍然没有消息。听着周掌柜的话,望着那丛红色的竹子,马春忍不住一阵伤感,他原准备将他此次在庐州城里,看见了一幅红竹图,并去定远县寻访作画人一事,告诉周掌柜,但他担心周掌柜听了,会更加思念周行,便忍住了没说。而周掌柜则惆怅道:“周行离开家时,这丛红竹子只有八棵,如今十年过去了,这丛红竹子已有一百八十多棵了。唉”

  听了这话,马春不由得浑身一震,他清楚地记得,那幅红竹图上所画的红竹子不多不少,正好是八棵―这个数目,怎么与周行离开家的那年,他家的红竹子的数目一模一样?两者之间,有没有什么联系?

  回到家中,马春越想越感到此事有些蹊跷,于是,他在家里仅仅待了三天,便待不住了,第四天一早,他策马直奔定远县―他想弄明白,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到了定远县城后,马春找了一家客栈,放下行李,然后直奔吕家。敲响大门,一位仆人走了出来,告诉马春说,吕胜不在家中。而马春则告诉那个仆人,他来自泾县,想与吕胜交谈一番。

  说完话,马春正要回到客栈之中,忽然,从吕家的大门里,跑出一个七八岁的小男孩,看样子要去街上玩耍。马春仔细一看那男孩的脸,顿时呆住了,因为那男孩的脸,竟与他的一位朋友小时候的模样几乎一模一样,而那位朋友,正是周行!

  过了好大一会儿,马春才醒过神来,他追上那个小男孩,问了起来。小男孩告诉马春说,他是吕胜的儿子,而吕胜今天出门做客去了,要到晚上才会回到家中。

  回到客栈之中,马春越想越觉得此事实在是蹊跷得很:吕胜的儿子非常像周行小时候的样子,这就说明,吕胜长得很像周行!吕胜画了红竹图,而周家当年的红竹子正好是八棵老天,吕胜该不会就是周行吧?如果事情果然如此,周行为何要改姓换名为吕胜?他为何要来到距离南陵县如此遥远的定远县,又为何整整十年都没回一趟家?

  马春越想越觉得不明白,次日一早,他起了个大早,再次来到吕家大门之外,扣响了门环,不料,扣了好大一会儿,仍不见有人开门。马春正在疑惑,吕家的一个邻居走了过来,告诉他说,吕家昨夜连夜遣散了仆人,全家人坐着一辆马车,不知去向。

  吕家人怎么忽然连夜离开了家?马春呆立半晌,脑子里忽然灵光一闪:吕胜昨晚回家后,那个仆人肯定向他禀报了我这位来自泾县的男子来访一事;而他连夜领着全家人离开了家,一定是害怕见到我。吕胜为什么如此害怕见到来自泾县的人呢?对,他肯定去过泾县,并在泾县做过亏心事!对,他肯定就是周行!可是,周行在泾县到底做过什么亏心事呢?我的弟弟马秋天啦,马秋该不会死在周行之手吧?

  想到这,马春的身子禁不住晃了几晃。半炷香的工夫后,他才总算稳住心神,回到了客栈之中,买来纸、笔、砚、墨,强忍着泪水,画起画来。

  马春虽然已经多年没有动过画笔了,但他毕竟画过很多年的画,因此画起画来,仍然很是熟练。那么,他画的是啥呢?其实,他画的不是别的,正是周行的画像。

  凭着记忆,马春很快便画好了周行的画像,当然,考虑到时间已经过去了十年,马春将周行画得成熟、健壮了许多,然后,他手持画像,到处打听起周行的行踪来。

  半年后的一天,马春终于在距离定远县城有三百多里路程的寿县的一个小镇上,打听到了周行的踪迹:半年前,周行来到那个小镇上,买下了一个宅子住了下来,并又换了一个姓名,并不再画画了,整天待在家中,很少出门。

  马春当天便赶到了寿县县衙,向寿县知县禀告了一切。寿县知县半信半疑地派出捕快,将周行抓来一问,周行果然不能自圆其说自己是哪里人、为何来到寿县?于是,寿县知县派人将周行押到了泾县县衙,让泾县知县审问此案。

  泾县知县请来周掌柜和周家的多位邻居,确认了周行的身份,而周行无法解释自己为何要离家十年,只得招认他害了马秋的性命。

  原来,十年前的那天,周行赶到泾县,想去马家,与马春切磋画技,无意中在泾县城外遇见了马秋。生性顽皮的马秋对周行的画一阵冷嘲热讽,周行一怒之下,掐死了马秋,并将尸体拖进了那片小树林里。接着,害怕被查出真相的周行回到家中,拿了一笔银子,对周掌柜说,他要出门游山逛水、寻访名师就这样,心虚的他来到定远县,化名吕胜,住了下来,并娶妻生子没想到,他最终会因为那幅红竹图,而露出了真面目

  周行被判了斩刑,行刑的那天,泾县万人空巷,而马春则独自一人,来到马秋的坟前,痛哭了一场。

  水浒中的金枪手徐宁,会七十二手钩镰枪法,说起根源,还出自沭阳西南的大王庄打铁巷呢。

  相传大泽乡起义的消息传到楚霸王项羽的家乡后,不少青年人都跃跃欲试地去投奔义军。可大王庄的青年徐旺达因家中有80岁的老母,脱不开而留在她的身边,并拜庄西头老铁匠为师。

  这天早上他起早来到地里收麦。一趟地要收到头,突然见路上跑来一匹白马,马背上驮着一个人,到了他家地头,那匹马突失前蹄,人摔了下来,马继续向前跑去。他一见,就急忙跑到跟前将那人扶起。这人有50多岁,跌得不轻,半天才睁开眼,知是徐旺达救了自己,就说:“快跑吧,小兄弟,后边有秦兵追来!”徐旺达一听,是家乡口音,又亲了三分。再一注意,果真见东边跑来三匹快马。他赶紧用麦秸将那人藏起来。刚藏好,三匹马就赶到了,停下来问:“哎,小子,看见有匹白马从这里跑过去没有?”徐旺达直了下腰,擦擦汗说:“好像往西了吧。”那三人纵马向西追去。徐旺达见马跑远,就从麦垛子里扒出那人说:“快走吧,那些人走远了。”

  “不会的,那几人还会回来的,你已骗了他们,他们一定不会让你的,你自己快点走吧。”那人急切地说。

  “不行!”徐旺达摇摇头说,“你也很危险,到我家去躲藏一下吧。”边说边就扶起那人。老者见推托不掉,就站起来与徐旺达一起走上田头。刚走几步,只听哈哈大笑声音传来,不知什么时候,那三人拉着那匹白马来到了跟前,其中一人说:“好小子,我们还以为你是良民,谁知你竟然骗老子,把他先砍了!”他话音刚落,就有一人纵马上前挥剑要砍。这时只见那老者一把推开徐旺达,拔出身上长剑挡在面前。“叮叮当当”几个回合,马上那人显得吃力,另两人赶紧又围攻上去。三人打一人,那老者很快落了下风。徐旺达一见,慌忙拿着镰刀往马腿砍去。只听“扑哧”一声,那马腿应声而断,秦兵摔了下来。秦兵落地后跳了起来,骂道:“小子找死!”挥剑就砍。徐旺达慌忙中挥起镰刀相迎,只听“铮”的一声,秦兵手中的剑应声而断。那人大惊,邪了,这小子手中拿的是宝刀!赶紧后退。这人一慌乱,影响了那两个秦兵,被老者接连两剑得手,断剑那人还想再跑,被老者赶上一剑送了命。

  连毙三个秦兵,老者也累得喘了半天,对徐旺达说:“小伙子,你学过武功?”徐旺达摇摇头。“那你怎么有那么高的武功,断马腿、削宝剑?”老者不解地问。徐旺达看了看自己手中的镰刀说:“我也不知道,怎么就将那人的剑砍断了。”老者要过镰刀看了看,与普通的镰刀一样,用手试试,不怎么快,可拿过秦兵的断剑,用劲削,那剑又断。老者感到吃惊,“你这镰刀是宝刀,哪里得来的?”“是我师傅的。”“你师傅?”“嗯,我师傅是铁匠,他打的镰刀非常好卖,打出来就卖光了。我今天要回家收麦,师傅就找出这把旧镰刀让我用。我昨晚用了一个晚上才将它磨快。”徐旺达说。“哦,带我见见你的师傅。”老者说。

  两人来到庄西头的一个铁匠铺,徐旺达喊:“师傅,有人来访。”“哦,谁呀?”出来一位满脸皱纹的老者。两人一见面,都愣了一下,突然老者拔出长剑向师傅刺去,师傅连忙拾起炉钩相迎。两人乒乒乓乓十几个回合不分上下。斗到酣处,只见两人大吼一声,剑与钩相碰,一下子粘在一起。半天,只见两人头上直冒白气。徐旺达一见,挥起手中的镰刀,向两人的兵器砍去,只听“铮”的一声,剑与钩全都断了。两人哈哈一笑,扔掉手中断剑断钩,相拥一起说:“老兄弟,可真是你。”

  徐旺达一见,赶紧端出茶水。在两人言谈中才得知,这老者就是本地人,姓项名梁,多少年前出走,相遇了师傅,两人与楚人张良结为好友,相约一起反秦。师傅就打了一个200斤重的大铁锤,由项梁带着埋伏在博浪沙,击杀秦始皇。由于秦始皇临时换了车轿逃过一劫,三人分头逃亡至今。师傅来到这儿定居后,因生活所迫又拾起了打铁的手艺。而项梁四处流浪,陈胜吴广起义他就加入,最近他决定回家招收一批兵马自己干。到徐州后,被秦军认出,一路追杀而来。两人叙谈半天,项梁要过徐旺达手中的镰刀说:“老兄,你的手艺越来越高了,能打出这样好的宝刀,不如跟我一起投军吧。”师傅接过镰刀看了看说:“这刀是我打的不错,可与其他刀一样呀。”项梁嘻嘻一笑说出原委。“老兄,你不要再瞒了。”接着就将刚才那惊心动魄的一幕说了一遍。师傅把刀反反复复看了几遍,深思了半天才说出原委。原来,在他到这儿定居的第二年,一天早上来了一个年轻人,给了他一包药粉,说请他打一把宝剑,条件是将这药粉放到水里,每打锻一次,用这药水蘸洗一遍,直到药水蘸完为止。他接下活儿后,在第三次蘸水时,不知咋地,剑铁掉下来一块。他本想再接上,一试,觉得斤两还可以,就没有接。宝剑锻打成后,锋利无比,被那人拿走后,他觉得这块铁丢了可惜,就打成一把镰刀。人们来买刀时,因为这镰刀比别的镰刀小且轻,没人要,昨晚徐旺达要回家收麦,就让他拿去用了。

  叙谈后,师徒两人决定与项梁一起投奔义军,不久又转投到刘邦手下。这天刘邦大军突然遭到项羽大军围攻,混战之中屡遭骑车重创。此时已是百夫长的徐旺达找到刘邦献了一计,刘邦一听,拍手叫好。第二天楚军汹汹而来,战斗打响,两军很快混战在一起。眼看义军又要被打败时,突然有一队义军丢掉手中的武器,从腰里拔出一把镰刀,专砍骑车的马腿,楚军很快大败而逃。

  战后,刘邦问徐旺达怎么想起这个方法,徐旺达就将前面的事一说,刘邦听了哈哈一笑说:“幸亏我当时没有追问为什么少了斤两,才有今天的大胜!”徐旺达还在愣神时,刘邦抽出自己的佩剑说:“当年我们家乡的山上有一条白蛇作怪时,一位游方道士给了我一包药和一块铁,说能锻造出一把斩金断玉的宝剑,助我斩得此蛇,为民除害。我将信将疑地接了过来,找到一位铁匠,将药和铁给了他,可我去拿剑时,发觉剑轻了点,当时想说没有说。我拿这把宝剑果真斩得了白蛇,这块铁打成镰刀又助了今天的胜利,这真是天意也!”当即封徐旺达为千夫长。

  后来徐旺达在军师张良的指导下,练出了七十二路钩链枪法,一直到水浒中的好汉金枪手徐宁那一辈,才传至民间。而大王庄因出了这两位能人,就被称为打铁巷,一直流传到今天。

  清朝乾隆年间,在扬州城有个远近闻名的财主,名叫李贵。这李贵在扬州城有几十家店铺,城外有数十顷良田,因早年作恶太多,日子过得并不太平。

  李贵凡事谨慎,生怕露富遭人谋害。五十岁寿辰一过,李贵就将生意交给下人去打理,不惜重金在离扬州城十里之外的黄崖山下建造了一座高宅大院住了进去。

  李贵深居简出,躲在家里喝茶、看书,修身养性。可是就连每日所喝的茶水他也不放心,总担心有人下毒。不仅茶叶要亲自检视,水也由专人到城外偏僻的山沟挑回来。泡好了茶,先让仆人试喝,确保不会中毒他才肯喝。

  这一日,李贵请灵隐寺的慧能法师上门做客。见面寒暄后,慧能道:“李施主宅心仁厚,经常到敝寺上香捐赠,今天贫僧来访,也是要回礼给李施主,略表寸心。”

  说罢,就叫随行的小和尚拿来一个锡罐,打开盖子,从中取出一撮茶叶递到李贵手中说:“李施主可听说过采自黄崖山上绝壁岩的明前茶?”李贵连忙用手接过,高兴地说:“早有耳闻,却从未亲见。”

  李贵连忙吩咐管家去煮水沏茶,准备与慧能法师品茗相谈。慧能伸手拦住了,笑道:“好茶需用好水冲泡才能出真味。”说着,慧能信步走到李家的后院,察看一番后,问道:“李施主平日饮茶都用哪里的水?”

  李贵答道:“去城外偏僻处山沟采得山泉。”慧能指着墙根下的一块石头说:“施主差矣,此院这块石头下面就是一个泉眼,水脉来自出产此明前茶的黄崖山绝壁岩,所谓一脉相通,李施主何必舍近求远!用此水冲泡好茶,方能品出真味。”

  李贵立即叫下人挖出石头,果然,一缕涓涓细流涌出,片刻工夫,就蓄上了一池水。李贵平日里很谨慎,生怕别人下毒,这下自家院中就有清泉,真是喜不自禁。但是,自家院中的清泉就一定确保无毒吗?

  慧能看出了李贵的担忧,微微一笑,又唤过跟随而来的小和尚。小和尚递上一只小竹筒,只见里面养着一条通体透亮、仅两寸来长的小鱼。慧能指着鱼说:“李施主,此鱼名叫净心鱼,唯我灵隐寺的清扬池里独有,此鱼得黄崖山青山绿水的滋养,已清洁得体无杂质,只要沾上一点点毒物,就不可存活。您把净心鱼养入泉眼之中,每日观察它的死活,就可知水的清浊,李施主便可以放心了。”说罢,慧能法师把净心鱼倒入了泉水中,鱼在水中欢畅游弋。李贵大为开怀,连忙叫管家取了泉水泡茶。

  茶沏好后,李贵只品尝一口,就大声赞道:“真是好水好茶啊,谢谢大师美意了。”

  此后每一天,李贵都要亲自到泉眼前观看净心鱼。每每看到净心鱼在水里欢快地游着,他就大为放心,吩咐管家煮水沏茶,坐在内室里细细地品味。

  半月后的一个早晨,李贵刚喝下半盏茶,忽然,管家跌跌撞撞地跑进内室,语无伦次地说:“老爷,净心鱼净心鱼死了!”

  李贵顿时脸色发白,说:“刚才我还看见净心鱼活蹦乱跳的,怎么才过了片刻工夫就死了?”他立即起身朝后院跑去,到了泉眼前一看,只见净心鱼肚皮朝上漂浮在水面上。这时,李贵捂着肚子大叫一声:“啊,有人在水里下毒”然后软软地瘫倒在地上。

  半个时辰后,慧能法师带着小和尚赶到了李家大院。慧能法师用手探了一下李贵的鼻息,摇摇头说:“准备后事吧。”

  随后,慧能法师又来到了泉眼边,看到净心鱼依然在泉水中游得欢快,唤过李家管家说:“你看,净心鱼不是还活着吗?泉水不可能有毒啊!”

  管家也大为惊异,拿袖子擦了一下自己的眼睛,大为疑惑地说:“刚才我明明看见净心鱼是死的”

  慧能法师走入李贵的内室,拿起李贵喝茶用的那只杯子,满满地倒上一杯茶,一仰脖喝了下去:“可惜了我的半斤绝壁岩明前茶。”慧能法师让小和尚将净心鱼捞起装进那只小竹筒,扬长而去。

  慧能回到寺中,从禅房里走出一个身上带伤的青年男子。男子跪在慧能法师面前,哭着说:“谢谢大师替我报了杀父之仇。”

  慧能把青年男子扶起,说:“出家人慈悲为怀,从不杀生。李贵作恶多端,人人痛恨,自己吓死自己,乃天意所为啊。”

  原来,二十年前,李贵还只是扬州城里一个小混混。当时城里的杨记绸缎店生意红火,日进斗金。一年春天,店主杨启义要去苏州进一船绸缎,顺便带着妻儿一起去苏州游玩。李贵打起了杨家的主意,同几个恶棍,租了一艘船,埋伏在杨启义一家归来必经的沧岚河上。手无寸铁的杨家尽管有几个家丁随行,也打不过有准备的李贵一伙,最后,李贵逼迫杨启义写下一份将全部家产捐赠给他的协议。但是,心狠手辣的李贵并未就此罢休,干脆来了个斩草除根,将杨启义夫妻双双杀死,又把杨启义年仅七岁的独子杨文远抛入滔滔沧岚河中。

  但是杨文远并没死,七岁的孩子抓住了河上的一块浮木,顺流而下,被下游的村民捞起救活了。村民无力抚养,就把杨文远送去了灵隐寺,被慧能法师收留。

  杨文远向慧能诉说了李贵对自己家所做的恶事,慧能安慰道:“孩子,等你长大了再报仇不晚。”

  于是杨文远勤学武艺,直到十九岁这年,听说李贵在扬州城外建了豪宅,越发按捺不住杀他的决心。一天深夜,杨文远着黑衣蒙面,持流星奔月剑,利用轻功翻墙进入李贵的宅院。怎奈李贵的保镖人多势众,杨文远刺杀未遂,受伤逃走。

  遇袭后,李贵气得暴跳如雷,命人几乎将整个黄崖山翻了个遍,也没有找到杨文远。黄崖山方圆几里范围内,除了李家大院和山上的灵隐寺,别无他人居住,所以李贵假意邀请慧能法师做客,实是摸一下灵隐寺的底。

  慧能法师其实早就对李贵的所作所为深恶痛绝。杨文远受伤之后,他知道单凭少年一人之力是报不了仇的,作为师父,他必须出手相助。再加上李贵已对灵隐寺起疑,疑心深重的李贵如果找不到杨文远,势必会把灵隐寺闹得鸡犬不宁。慧能法师知道寺中的清扬池中有一种净心鱼,每过半个月便会肚皮朝上浮于水面一动不动地晒太阳,不知内情的人以为它死了,而半个时辰之后,净心鱼又会沉入水底,恢复原来的生机。考虑到李贵平日谨小慎微又心虚怕死,于是,慧能心生一计,让李贵自己吓死了自己。

  杨文远在慧能法师面前下跪,说道:“师父,文远如今大仇已报,大冤已伸,四海之内无所牵挂,愿跟随师父修身养性,了却余生。”

声明:本文图片、文章来源于网络,不代表主页之意见及观点,如有侵权,请与我联系删除。转载请注明出处: /shanggandeminjiangushi/483.html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