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伤感的民间故事 2020-01-12 06:50 的文章

下雨天神话故事

  窗外正下着雨,我讨厌这种阴郁的天气,因为一下雨,令我讨厌的父亲就不会出去工作,而是整天呆在家了。我一点儿也不喜欢父亲,他那古怪的行为甚至使我感到不安。我很小的时候就发现每次我叫他“爸爸”都会使他沮丧万分,非常痛苦。从此,我再也没敢叫过他爸爸。一到夏天,他就会要求我穿我最不愿意穿的粉红色连衣裙。对此我曾经表示过拒绝,然而面对自己的父亲,我无可奈何。有时候,我禁不住怀疑父亲是一个精神病患者。要不然,他怎么会这么不正常?我干脆把他当作一个疯子来看待。哦,天,我爸爸是个疯子!而且在依次偶然的视线接触时,我发现他竟用一种带有特殊感情的眼神看着我。这个眼神使我几乎不知所措,从此再也不敢与他对视了。“唉……难道爸爸是‘变态狂’?”我不禁打了个冷战。真倒霉,我的生身父亲怎么是这样?在下雨的日子里,我不理睬父亲,却独自坐在窗前想念着母亲,她在我很小的时候就去世了,当然,这是父亲告诉我的。我想象着她的模样,想象她爱抚我的情景,感到无比温暖。为什么没有留下一张母亲的照片?我恨透了父亲。吃饭的时候,父亲坐在我的对面。我既不看他,也不和他说话,只顾自己狼吞虎咽。我知道父亲的脾气不好,经常莫名其妙地发火,可令人奇怪的是,不管我的行为显得多么无情无义,他也始终对我态度和蔼,关怀备至。我忽然感到有些茫然,还搀杂着憎恨、伤感的感情。我真的不知道怎么样来接受我古怪的父亲,怎么样来接受我的命运。

  一个星期天,我正查阅一本工具书时,忽然从书本里掉出一张照片,一张少女的照片。我捡起来一看,呦!秋水般的眸子,小巧的鼻子,薄薄的嘴唇,粉红色的连衣裙……这不是我吗?但仔细一看,这少女的脸上充满了成熟的气质,显然年龄比我大得多。这是谁呢?难道是……母亲。

  晚上,我凭借着强烈的好奇心和一时的冲动,闯进父亲的房间,质问他这照片是怎么来的,质问他为什么讨厌我叫他“爸爸”,质问他所有的一切……父亲竟哭了,哭得是那样伤心,我听到他整夜在哭。真后悔自己像一个十二三岁的小女孩似的卤莽,但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呵。

  过了好几天,父亲的情绪终于渐渐好转了。有一天,他把我叫到面前,我低着头不敢看他。但我却觉得仿佛有一双眼睛在看着我,那目光中有悲伤,有父爱,还有那种特殊的感情……

  公路上很滑。一辆非常漂亮的小车在飞奔,车上坐着一个美丽的新娘,她那美丽的眼睛里显露出按捺不住的焦急。“对不起,要迟到了,请再快一点。”正在这时,灾难突然降临……

  警察,行人以及各式各样的汽车把出事地点团团围住,这是一起恶性交通事故。刚才,那辆庞大的集装箱卡车把一辆正在急驰的小车撞翻。这是一辆非常漂亮的小车,小车里躺着一位新娘。她那美丽的眼睛睁的大大的,充满了恐惧。鲜血正顺着那薄薄的、红红的嘴唇,一滴一滴地落在洁白地婚纱上。

  “对不起,我真的非常抱歉,陈先生……”医生沉着脸从急救室走了出来。“我想我们大家都尽力了。接受这个事实吧,别太难过了。”

  夜里,过度的悲伤使陈昏迷了好几次,即使在昏迷中,他也在大喊未婚妻阿娟的名字——他太爱她了。

  第二天早晨,陈渐渐平静下来。突然,他的脑袋中猛地冒出一个念头,使他兴奋得几乎发疯。他急步冲到电话机旁。

  “是、是这样的,昨天,我的妻子阿娟因为车祸死去了……”陈的嗓子眼仿佛被什么东西堵住了,他急忙设法调整情绪。

  “老朋友,你是不是发烧啊!可能你还不太了解‘克隆’吧!复制出一个成熟的人可不是几分钟、几个小时,以至于几天就能够完成的,这需要很多年……”

  “但事情并非‘等’那么简单。复制人是不会拥有母体记忆的,而且,从婴儿到成年人,谁来养护她?如果是你养大了她,你怎么能保证她会把比当作未婚夫而不是父亲呢?”

  陈木然了。他现在才终于明白这事非同小可名单现在,未婚妻可以复活的事显得比一切都重要。过了一会儿,他坚定地大声说道:“这些我知道。但我顾不得这么多,我只要永远可以看到她,照顾她,就满足了。”

  王博士显然被感动了,他叹了口气说:“真拿你没办法。可怜的人,想必你这一生与爱情无缘了。我理解你,可以冒着监禁三年的危险帮助你,但我觉得,你迟早会后悔的……”

  王博士成功地提取死者未坏死细胞复制了阿娟。一年以后,一个可爱的婴儿诞生了,陈面对这个小生命百感交集。“她是我的妻子,我永远爱着她。”陈默念着,但心里却不由自主地觉得这个女婴是他无可否认的“女儿”。所以,自从这个女婴出世以后,陈始终未能摆脱两种感情的困扰和折磨。陈爱着他的“妻子”和“女儿”,他无微不至的照看她,却不能忍受她叫他”爸爸”,他要她穿妻子最喜爱的粉红色连衣裙,用带着特殊感情的眼神去望她……“妻子”和“女儿”连成一体,这是多么可笑有可悲的事实啊!

  这是一个下雨天。雨淅淅沥沥地下个不停,盛夏中的群山不禁有了一丝凉意。这里的空气湿润清新,这里的一切充满了新鲜的美。雨中的山上,有一个美丽的女孩回过头冲着身后的中年人说:“不管我是谁,您的养育之恩我将永远不忘。爸爸,我永远爱你!”

  “爸爸!我永远爱你!”这声音在山谷中久久回荡。在山腰,有一座长满了青草和野花的坟墓

声明:本文图片、文章来源于网络,不代表主页之意见及观点,如有侵权,请与我联系删除。转载请注明出处: /shanggandeminjiangushi/213.html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