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伤感的民间故事 2020-04-29 21:06 的文章

有寓意的民间故事

  你有没有给宝宝讲过有寓意的民间故事呢?民间故事是故事形式里面很重要的一个类型。下面是学优网小编为大家准备的有寓意的民间故事,希望大家喜欢!

  这是耿介来榆中县任县令的第三个除夕夜了。前几天,家中夫人偕同仆从回江苏老家探亲了,要到明年冰雪消融时才回来,留下耿县令茕茕一人自饮自酌,好不冷清。衙役值班房内,炉火熊熊,温暖如春,几个衙役正吆三喝四,围炉斗牌,寂寞的耿县令忍不住想过去凑个热闹。

  外面朔风凛冽,大雪纷飞,耿县令穿好皮袍、戴好皮帽,正要穿过走廊向值班房走去,忽然从大门口走进来一个衣衫单薄的瘦小女孩,边哭边喊着要找娘。耿介上前关切地问:“你是谁家的小孩?家住在哪里?快进屋暖和一下,有话慢慢说!”说着,上前拉着小女孩冰凉的小手进了屋。冻得面色发青的小女孩一走进暖烘烘的屋里,禁不住连连打了几个寒颤,她怯生生地对耿县令说:“您就是衙门里的老爷吧,我叫翠柳,家住孔庙附近离西城门不远的一个小胡同里。我爹爹叫刘福,是个卖馄饨的。”耿县令低头问她:“你爹爹现在哪里去了?”“我也不知道。今天爹爹回来凶得很,跟娘大吵大闹,好像是因为娘没有准备好年夜饭,爹爹骂娘,还要动手打娘,让娘到当铺找罗掌柜去。娘哭了,我躲在一边,望着凶巴巴的爹也不敢上前去劝,我想爹是饿疯了吧。我便跑到肉店里,想赊一斤肉,没想到肉店关门了,我便空着手回了家。回家后,我吓呆了,家里满地都是血,爹和娘都不知去向”小女孩说着,呜呜大哭起来。耿县令听罢一惊,赶忙说:“走,快带我到你家去看看!”一边说着一边脱下自己的皮袍裹在冻得瑟瑟发抖的小女孩身上,带了几个捕快匆匆上路了。

  耿县令等人随小女孩行至一处陋巷,小女孩指着一扇虚掩的木门道:“老爷,这就是我家。”耿县令进得门来,只见室内非常简陋,污黑的墙壁破败不堪,没有炉火,只有一盏昏黄的残烛在屋角的一个小木几上摇曳。可是小屋的楼上却是灯火通明,笑语哗然。耿县令问小女孩:“翠柳,这楼上难道不是你家吗?”小女孩回答:“楼上住着李裁缝,我家只是楼下这间小屋。”耿县令低声吩咐衙役道:“把小女孩带上楼,让李裁缝下来见我,不要惊动其他宾客。”几个衙役领命上楼。耿县令四处打量这间小屋,只见屋子中央放着一张单薄的木桌,桌上只摆着三只粗瓷碗,一个小盆和一把菜刀。刀上涂满殷红的鲜血,桌面上的血正沿着桌腿涔涔地往石板地上流着,让人禁不住毛骨悚然。

  耿县令用手试了试菜刀上的锋刃,发现上面的血迹未干。他又朝西面一个门口走去,由此直通厨房。厨房内冷冷清清,没有一点儿动火的痕迹。耿县令摇摇头,转身走回小屋。忽然,他发现炕角小桌边有一块精致的白色绢帕,上面绣着一株艳红耀目的梅花,旁边还绣了一个漂亮的“罗”字。“一定是那刘福的妻子与罗掌柜有奸情,饥寒交加的刘福回到家后见妻子没有准备年夜饭,又见了这方不明不白的绢帕,一时咽不下这口气,于是一怒之下,抡起菜刀杀了他的妻子。此刻定是去掩埋她的尸身了。”耿县令正猜度着,一名衙役已拉着一个瘦小的中年人走下楼来。那中年人已喝得酩酊大醉,走起路来摇摇晃晃,满嘴喷着酒气,朝着耿县令傻笑着。耿县令料想他就是李裁缝,便问:“李裁缝,此处发生命案,你可听到什么动静?”中年人眯着小眼睛,舌根有些生硬地回答:“回老爷话,小人虽与刘福只隔一层楼板,但是今夜家中摆宴,宾客很多,吵吵嚷嚷,加上贱妻手脚不灵活,踩翻一只大木盆,又擦地,又收拾,忙得不可开交,哪里注意到楼下的动静。不过,那刘福的妻子张氏整日打扮得花枝招展,东游西逛,能有什么好事?那刘福和我一样是个穷小子,女人有几个不嫌贫爱富的?恐怕那张氏早就与那当铺罗掌柜有一手了。下午我还见那罗掌柜来过呢。”耿县令皱皱眉又问:“酒宴间有谁中途离去?”“没有人愿意中途退席。王屠夫为我们杀了一头肥猪,大家都等着吃烤肉呢,哪里肯轻易走开。我忙里忙外,偏偏火盆没人照顾又灭了,我不得不重新生火,弄得满屋都是烟,开窗放烟时,看见刘福的老婆奔出门去。”耿县令继续问道:“你看见那女人朝哪个方向奔去了?”“小人见她独自朝西门方向奔去。哼,还不是去找那罗掌柜去了。”李裁缝冷笑道。耿县令望着地上纵横流淌的血迹,双眉紧蹙,他对李裁缝说:“请你嘱众宾客照常吃酒,暂不要离席。”李裁缝连连答应着,由一名衙役押送着上楼了。

  耿县令留下一名衙役道:“你在此守候,一旦刘福回来,立即捕获。大概是刘福发现妻子张氏与罗掌柜有奸情,一怒之下杀了罗掌柜,才吓跑了张氏。”于是,耿县令出了刘家,快马加鞭,一路疾驰,迎着砭人肌骨的寒风,直奔张氏跑的方向而去,他心急如火:“杀死一个已经够不幸的了,不能再出第二条人命!”

  到了西门,耿县令隐隐看见高高的城楼上站着一个被狂风刮得头发零乱的女子,正打算往下跳。耿县令猜想这必是张氏。他飞速攀上城楼,顾不得男女之别,一个箭步冲上去,一把抓住那女子的臂膀,大声呼喊:“张氏且慢!”张氏一惊,清醒了许多,转过头上下打量了一番耿县令,问道:“先生如何知晓我的事情,难道你是衙门里的老爷?我丈夫真的把他杀了吗?都怪我啊!”那张氏一边说着,一边又呜呜大哭起来。“被杀死的是当铺里的罗掌柜吗?”耿县令问道。那张氏还未开口,已是泪流满面,她嘤嘤咽咽地说道:“是啊,我太蠢了,害死了罗掌柜,其实我与罗掌柜之间无丝毫不轨之举。只因我接了罗掌柜一套绣花绢帕的订货。这些绢帕是他送给妻妾的新年礼物。这事我一直瞒着丈夫,只想等年终结账后拿了工钱给丈夫一个惊喜。今天傍晚,还剩最后一方绢帕未完成。丈夫早归,发现绢帕上绣有罗字,心生疑惑,问我是怎么回事,我戏谑说是送给罗掌柜的。没想到他竟信以为真,二话不说就操起菜刀要杀了我和罗掌柜。我逃了出去,想到西门里姐姐家暂避一时,不料姐姐随姐夫回婆家去了,没办法只得回家向丈夫解释。可是一进门却见血流满地,没有人影,我想一定是罗掌柜来取货时,被我丈夫杀了。一句戏言酿此大祸,该如何收场?我真想一死了之!”说着泪如泉涌。

  耿县令安慰了张氏一番,劝她先随自己回家,于是二人一起回到了张氏家中。耿县令命人送张氏上楼在李裁缝家稍坐,自己和两个衙役在楼下静候刘福。不久,门开了,从外面闯进来一个背阔腰圆的壮汉子。耿县令厉声问道:“来人可是刘福?”那汉子看了看耿县令等人,愣愣地应声说是。于是几个衙役一拥而上,用铁锁套了那汉子,按倒在耿县令面前。一个纸包从汉子怀中掉出来,白面洒了一地。那汉子怒吼道:“你们这是干什么?凭什么随便抓人?”耿县令也不回答他,见他右手指上有血迹,就问:“刘福,你手上的血迹是怎么回事?”刘福看自己的右手,呆愣愣地半晌不说一句话,忽然,他仰起脸焦灼地问:“我妻子在哪里?我女儿在哪里?”耿县令冷冷地喝道:“本官问话,快从实讲来,不要答非所问。”刘福望了望地上的一摊血,突然眼里闪过一丝异样的惊恐,他发疯般地跳起来,号啕呜咽着说:“难道她寻了短见?”耿县令从刘福的那些表现中觉得事情有些蹊跷,他稳了稳神,和颜悦色地问道:“今夜这里究竟发生了什么事,请你如实细细讲来。”刘福痛苦地回答:“小人只因一时糊涂,看到家中有方绣有罗字的绢帕,便以为妻子与罗掌柜有私情,心中怒气难消,要杀了二人。妻子见我凶神恶煞的样子,吓得仓皇逃走了。我料她也逃不远,就想操刀先去收拾罗掌柜,顺手去拿那方绢帕,也好有个证据。谁想绢帕上一枚针扎进我手指,流了些血。这一针使我猛然记起爱妻平日为富户人家做些针线活计以贴补家用,也许这手帕是她揽的生意。小人怕错怪了妻子,急忙到西门里姐姐家寻找,见门上上了锁,又踅向罗掌柜家去寻个究竟。罗掌柜见了我,笑呵呵地迎上来,说他曾向拙妻订了十方梅花绢帕,今天下午已拿回九方,只剩一方不必着急,还提前支付了工酬给我,旁边几个妻妾还连声赞叹拙妻的绣艺高超。小人接过铜钱,知道错怪了妻子,后悔莫及,万分惭愧,就匆匆到米铺买了白面,回家向妻子认错。还为她买了一枚簪子,表明对她的歉意。小人句句属实,只求老爷告诉小人,我的妻子现在何处?”

  衙役们听得一头雾水,正要责骂刘福。耿县令却捋着他长长的须髯,频频点头:“刘福,把簪子拿来我看看。”刘福连忙从怀里取出一支银制的小簪,虽不是十分华贵,却也玲珑别致。耿县令接过来看了,沉默不语。忽听得楼上众宾客们一阵狂笑,头顶上的天花板被踩得“噔噔”作响。耿县令下意识地抬头向天花板望去,忽然,他慧黠地笑了。然后他命令把张氏和其女儿翠柳带下楼来。刘福一见妻子和女儿,两眼闪出喜悦的泪花,呆在那里不知说什么好。张氏跪在刘福面前,惭愧地说:“都是我不好,我玩笑开得太大,令你信以为真,杀了人。今后我母女何以为生!”说着,已是泣不成声。

  耿县令长呼一口气,大声道:“都起来吧。去掉刘福枷锁,根本没有什么人命案。不过今夜险些出了大祸。刘福,你有如此贤妻和懂事的女儿,真是一大福气,以后再也不要如此鲁莽轻率。好了,起灶生火,准备包饺子,辞旧迎新吧!”耿县令带着两名衙役正要出门,张氏走上前疑惑地问:“老爷,那罗掌柜的案子如何处置?”耿县令笑道:“罗掌柜此时在家中正与妻妾欣赏你绣的梅花帕呢。刘福根本没有杀他。这血是楼上李裁缝的妻子不小心踩翻盛猪血的大盆,从天花板缝里渗下来的,不过是一场虚惊罢了!”刘福夫妻抬头看去,果然见污黑破败的天花板上有鲜红的血迹,不禁又惊又喜,长长舒了一口气。一家三口笑吟吟地望着耿县令,眼里充满由衷的感激之情。

  衡水县有个秀才叫赵志远,一连数次春闱落第,自觉无颜回乡,索性在城郊租下了一间小屋埋头苦读,准备来年再试。

  这一月,他写八股文写得头昏眼花,便出门走走。哪知没走多远,就在溪涧边上见到了位美貌佳人。那女子不过双十年华,明眸善睐,赵志远只一眼,便痴了。等到回过神来,溪涧边上哪里还有什么佳人。他耐不住心头痒,便凭着记忆将那日所见画了下来,刚落笔,就叫来收房租的房东刘婶给撞见了。赵志远羞愧不已,胡乱想拿东西遮掩。刘婶抚掌大笑:“你这是做什么?男大当婚,有了意中人是好事啊!”

  赵志远期期艾艾,将那日的偶遇说了。刘婶笑道:“这胡家小娘子我是认得的,是县太爷亲自送了牌匾的节妇。你若有心,我便帮你去说说。”

  赵志远连忙摆手:“使不得,使不得,这胡家娘子既是节妇,又有县太爷亲自立下的贞节牌坊,学生哪能孟浪?”刘婶“呸”了一声,冷笑:“这胡家娘子花一样的年华,非得硬生生熬到灯尽油枯?你莫多言,老身且去替你探探口风,此事未必没有转圜余地。这胡家娘子闺名婉娘,你且写首诗做见面礼去。”

  赵志远又惊又喜,连忙就画题诗递给刘婶,忐忑不安地坐在小屋里头等消息。刘婶直到天黑才回来,朝着赵志远一扬手中香囊:“老身幸不辱命,这鹊桥啊,给牛郎织女算是搭上了。喏,这是胡家小娘子送与你的信物。”

  赵志远欣喜若狂,接过香囊欢喜得不知如何是好。他赶紧以香囊为题材作了新诗,又将贴身的一枚玉佩解下递给刘婶转交婉娘。如此诗词唱和半月有余,两人定下相会之期,每月单日便由刘婶悄悄带着婉娘趁夜色过来私会。

  暮色已深,赵志远焦灼地在屋里踱来踱去。直到子夜时分,窗外才响起刘婶的低语:“老身把人给你带来了。”而后传来女子宛若黄莺出谷的声音:“先生,小女子失礼了。”刘婶轻笑:“春宵一刻值千金,老身就不打扰了。”

  月色朦胧,赵志远一把抱住婀娜而来的苗条身影,那淡淡的花香萦绕在鼻端,让他血脉贲张。倾诉相思之苦,共享鱼水之欢。待到鸡鸣,婉娘起身穿戴好悄然离去。刘婶又轻敲窗户:“先生且歇息,老身送罢小娘子便回来做饭。”

  这一下子,赵志远一头栽进了温柔乡,白天写诗作画,入夜鸳鸯情深,早将那圣人之言丢到了九霄云外。倒是刘婶见他无心向学,狠狠发了一通火,甚至放话若是赵相公当真不知轻重,这媒人她决计是不会再当了。夜间欢好之际,婉娘也在他身下婉言相劝。赵志远得了佳人良言,这才将书本重新拾起。

  眼看春闱将至,临行之夜,赵志远搂着婉娘百般欢好,只恨春宵苦短。待到云消雨散,婉娘幽幽道:“公子此去高中,便是举人老爷。小女子再想得见,恐怕千难万难。”赵志远一时语塞,只好安慰道:“你我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你放心,我定会娶你过门。” 婉娘不语,半晌方道:“公子不必忧愁,婉娘还等公子高中。”

  原来竟是刘婶死了!她衣衫不整地被人掐死在床上,屋里洗劫一空。现场发现了一枚玉佩。

  赵志远见了玉佩大吃一惊,这是他让刘婶转交婉娘的啊。他是秀才,按律见县令无需磕头,只一拱手:“启禀大人,这玉佩的确原为学生之物,但月前已请刘婶送与他人,此刻学生也不知为何会落在命案现场。”县令一拍惊堂木,冷笑道:“好你个秀才,枉读圣贤书。你倒说说,这玉佩是送与何人?”

  赵志远一愣,心中清楚不能将婉娘牵扯进来。节妇与人私通,这是要浸猪笼的。他期期艾艾,说不出个所以然来。县令老爷呵斥道:“你既然说不清楚,本官替你说了。你蒙刘婶恩惠照顾,却生淫邪之心,强行不轨之事,后又杀人灭口,将屋子伪装成杀人越货强盗行事,却不料被刘婶扯了玉佩。”

  赵志远腿一软,顷刻跪地磕头如捣蒜:“大人明鉴,这实在非学生所为。学生实在有不得已的苦衷。”他想了想,还是将与胡家娘子私会一事说出,并道,当夜自己也与她在一处,她可作证。

  县令忙叫人去提证人。衙役跑了一趟带回了保长,附在县令耳边汇报一番。县令大怒:“好你个赵志远,竟然信口雌黄,本县柳家庄哪有姓胡人家!”说罢,命人狠狠打了赵志远十大板。

  还好县令夜下思前想后,但觉此案疑点重重。且不说这赵志远春闱将至不该此刻这般糊涂,就说他要编谎言也不至于这般漏洞百出。第二日提审,他命人给赵志远备下纸笔,道:“你既然坚持有这么位胡家娘子,那就将此人形貌画下,本官差人寻找。”

  赵志远哆哆嗦嗦依据记忆画了人像。县令命人去查找,果然找来了画像中的女子。这小娘子跪在堂下磕头:“民妇张闵氏叩见大人。”赵志远连忙道:“婉娘,救救我。”女子吃了一惊:“你是谁,怎么知道我的小字?”

  原来这女子闺名为红玉,婉娘是青梅竹马的表哥年少时为她取的小字,除了贴身寥寥数人,外人并不知晓。红玉和表哥订婚后,表哥却先她而去,红玉立志守节,婉娘这名字便再无人叫。

  赵志远急了,质问红玉:“我且不管你究竟是何名,常言道一日夫妻百日恩,你怎可见死不救?你我诗词唱和多日,夫妻之实也有两月。我行囊中还留着你的信物跟诗篇,你岂可翻脸不认人?”

  县令差人将一干物件呈上,交给红玉查看。红玉大吃一惊:“这些物件确实出自我手,但这些都给了我丈夫,怎么会在你手上?”

  这一下可真是奇了。红玉的丈夫乃张家独子,去年开春过世,这都快一年了。红玉泪流满面,说自从丈夫去后,她执意守节,饱受思念之苦。刘婶原是丈夫的乳母,她悄悄告知红玉,她丈夫当日染病并非暴毙,而是毁了形貌,人不人鬼不鬼,无颜面对众人,便谎称过世,实则隐居了起来。红玉一听,心想丈夫不管变成什么样她都不会嫌弃,执意相见。

  刘婶捎来丈夫的答话,相见无益,但诗词往来尚可,还附上了自己为她作的画像,上面题了诗。两人便这般诗词唱和下去,像是回到了年少时光。

  红玉在县衙大堂泣诉:“表哥连相见都不愿,又何来夫妻之实一说。求大人明鉴。”赵志远忙辩解:“大人明察,这诗词唱和真是小生所为,托的就是刘婶。夫妻之实也非小生信口雌黄,命案当日,小生确与婉娘在一处。”

  “住口!”红玉面色惨白,“婉娘岂是你可叫,妾身只是表哥一人婉娘。大人如若不信,还请医官验身,红玉是清白的。”

  原来这红玉不是一般节妇,而是新寡。所谓新寡者,乃未婚夫过世。所以她实际上还是黄花闺女。医官验罢,红玉果真清白之身。

  县令冷笑:“不是梦,只是那婉娘就是刘婶。刘婶哄骗了你,李代桃僵。夜间相会,你看不清来人相貌,就当作是美貌女子。结果那一夜恰逢春雷,估计是闪电之下,你认出了她的身份,恼羞成怒,就将人给掐死了。”

  赵志远磕头如捣蒜,涕泪齐下:“大人明鉴,学生真没做过那伤天害理之事。再说学生虽不曾在夜间见过婉娘相貌,声音却还是认得的,那女子真的不是刘婶。”

  原来这刘婶年轻时曾做过杂耍艺人,最擅长口技,模仿旁人说话惟妙惟肖。在夜色掩护下,她一人分饰两角,糊弄住只对婉娘有一面之缘的赵志远不在话下。

  县令又对婉娘道:“你这小娘子也是,人死如灯灭,胡乱弄几首诗词,你就真当死而复生了。白白被人当了棋子。”红玉哭得梨花带雨:“大人明察。表哥过世后,时常托梦于民妇,口吐鲜血,形容哀切。待刘婶帮我二人传递诗词后,梦中表哥才展笑颜。民妇思夫心切,纵使有疑虑,也不愿多想。”

  张家主母一听县令要动坟,坚决反对。她不反对才好,一反对县令就更坚持了。县令请了高僧作法,而后动土,挖出了张少爷的棺材。尸体早已露出骨骸,仵作一验,又是一桩命案。张家少爷死于砒霜中毒。张家主母当场瘫软在地,管家也是冷汗淋漓。

  县令冷笑,将两人请去了县衙。没费多少工夫,两人就招供了一切。张家老爷过世后,续弦的主母跟管家有了私情,却不料被张家少爷撞破。两人怕被浸猪笼,恶从胆边生,趁着少爷受寒病倒之际,在药里下了砒霜,对外宣称少爷寒气入肺,得了咯血之症,暴病而亡。

  真相大白,县令直接叫两人签字画押送去了监牢。倒是这出命案的源头嫌疑人赵志远,始终喊冤,无论如何也不肯认罪。县令哪里肯再理会他,直接将人收监,就等着跟张家夫人管家一道秋后问斩。

  眼看春闱一天天逼近,赵志远的心也沉到了湖底。谁知就在这时,案子竟然有了转机,真凶落网了,赵志远被当堂判为无罪释放。

  原来,县令仔细盘问赵志远后发现,他与“婉娘”相会都在自己屋中,而刘婶却是死在她自己房内。尸体也并无挪动痕迹,况且刘婶屋里被翻箱倒柜,失窃了不少财物。而搜遍赵志远处也没任何相关财物。县令就考虑到了另有他凶的可能。只是凶案当夜大雨,现场周围没有留下可供勘查的痕迹。于是他故意放风凶手落网,暗地里却叫人留意城内各家当铺。果不其然,真凶以为找到了替死鬼,便大摇大摆拿着首饰去典当,被抓了个正着。

  这凶手乃猎户。自从无意间看到红玉后便色与魂授,央求着常出入张家的刘婶帮忙牵线。刘婶见他身子健壮,起了馋心,弄了一出暗度陈仓。猎户不明所以,还时常拿些野味来感激她。

  本来两方日子岔开不碰头,哪知命案当夜恰逢闰月,白白多出一天。这猎户跑来相会之际,刘婶刚从赵志远床上起身回屋给他准备盘缠。听到窗外约好的猫叫声,她慌忙吹灭了灯,想叫猎户先回去。奈何情急之下她用的是红玉的假声。美色当前,人都来了,猎户哪里肯饿着走。于是半推半就,两人又行了周公之礼。

  而后与县令推测一致,明亮的闪电下,猎户看清了刘婶的脸。大怒之下,两人一番争执,猎户失手掐死了对方。待到要逃命时,他见到了桌上备好的盘缠,索性一不做二不休,将房中财物洗劫一空,装出强盗行窃失败杀人灭口的假象。

  盘缠是纹银十两,猎户想留着娶媳妇尚未花费。装银两的袋子里头是一封信,大意是叮嘱赵志远安心赶考,万事勿念。令人惊讶的是竟然是红玉的笔迹。红玉自是否认,待师爷仔细甄别之后,发现信上的字迹虽然酷似,但却是描摹后的结果。从刘婶的遗物中查找也证实了这个论断。这寥寥数十字,刘婶模仿了厚厚的一沓纸。

  县令征询赵志远与红玉的意思,如若两人有情,他可判红玉另嫁。红玉磕头谢绝:“大人好意,民妇心领。实则民妇心中只有表哥一人,无论生死,此生不悔。”

  县令却冷笑道:“我倒觉得这红玉聪慧有远见,赵志远那般自私凉薄的性子,就是鸿运也有限。”

  数年之后,赵志远官至巡抚,而后被人弹劾结党营私,下狱病死。这一年,刘婶坟头已被青草掩盖见不到身。

  在一千七百年前,西晋永嘉年间,京城洛阳有一个不起眼的酿酒作坊。这天午后,作坊来了一个风尘仆仆的买酒汉子。汉子手拿一条口袋,里面装满了呼啦乱响的铜钱,他说风闻这里酒香,老远的赶过来,就是想要多买一些的。

  汉子一边絮絮叨叨地说,一边往里硬闯,老板拦了几次都拦不住。蒸酒房里,一个白净的酒工正在细心地拌着酒曲,听见喧闹,不禁皱着眉抬起头来。汉子盯着酒工仔细端详了片刻,突然,他抛开了手中的钱袋,亮出了一把锋利的短剑,剑尖指向酒工,飞身扑了上去。老板见此情景,大惊失色,禁不住尖叫起来:“哎呀,有刺客!”

  酒工也惊呼一声,把手中盛酒曲的大箩筐砸向刺客,刺客一拳打飞箩筐,酒曲像雨点一样扑扑腾腾地落下来,弄的满地都是。与此同时,刺客冲上两步逼近了酒工,酒工躲到了蒸房的角落里,已经没有了退路。刺客用剑指着酒工的胸膛,狞笑一声:“司马炽,受死吧!”这个酒工司马炽,竟然是当今的永嘉皇上。

  西晋孝怀帝司马炽,年号永嘉,是晋武帝司马炎的第二十五子,也就是路人皆知的司马昭的孙子。司马炽初封豫章王,他没别的嗜好,偏偏喜欢品酒、藏酒,尤喜酿酒。正是他这个胸无大志的嗜好,才让有野心的东海王司马越,在毒死司马炽的哥哥后,选择他坐上了皇位,这样一来,司马越好继续独揽朝政。果然,司马炽做了皇上后,秉性不改,还时常微服跑到宫外的酿酒作坊里,亲手酿制美酒。还别说,皇上亲自酿的酒,因为配方独特,工艺严格,端的是芬芳馥郁、口味绵长,酒香能飘出十里开外。本来这是皇宫大内的机密事,谁知道怎么走漏了消息,今天竟然引来了刺客。

  刺客的短剑闪着寒光,像一条毒蛇一样窜向怀帝,眼看就要一剑刺穿皇上的心脏,只听“当啷”一声,短剑在皇上的胸前,被及时挡开了,不知何时,刺客的身边多了一个白衣侠客,这个白衣侠客及时仗剑救下了皇上。刺客一愣的当口,“嗖”的一声,作坊老板又飞来一只酒坛,刺客躲闪不及,被酒坛重重砸在了头上,酒坛裂成了无数的碎片,刺客也头破血流,晃了几下晕倒了。

  侠客一脚踏上刺客胸膛,长剑指着刺客的咽喉,转脸单手给皇上一抱拳:“草民北宫纯,救驾来迟。”

  司马炽简单点了点头,指着地下的刺客说:“快弄醒他,问问他是谁?又是谁派他来的?”

  作坊老板连忙舀了一碗酒,喝了一口含在嘴里,噗噗喷了刺客一脸。刺客慢慢醒了,北宫纯厉声问道:“说,你是谁?又是谁派你来的?”

  刺客躺在地上冷笑一声,喘着气说:“告诉你们也无所谓,我汉国皇帝早晚要了你们的命!”

  刺客哼了一声算是回答,然后大喊道:“有辱君命,无颜苟活!”话音未落,手中的短剑一挥,割破了自己的喉咙。鲜血“唰”的一下喷出一人多高,一下染红了北宫纯雪白的长袍。

  刺客死了,北宫纯重又给皇上行了大礼,告诉司马炽:“臣偶尔打听到一个传说,说北方匈奴要刺杀皇上,就星夜兼程、急忙赶来,经过几天观察,发现此人形迹可疑,臣悄悄跟了良久,没想到果然是刺客。”

  司马炽神色凝重地说:“匈奴刘聪,自称汉国,觊觎我河山良久,前些日子让使者带来书信,说是要亲临京都品尝我的御酒,没想到今日竟如此下作!我大晋上下,万不能在此小国寡民面前失了锐气!这个刺客,多少也算条汉子,朕打算将其首级送还匈奴,交给他的家人安葬吧。”

  司马炽沉吟片刻,点了点头算是同意了。随后,他让太监到宫里取来一只碧玉的酒瓶,酒瓶一尺来高,碧绿碧绿的,晶莹剔透,里面满满地装了一瓶酒,吩咐北宫纯:“把这瓶御酒赐给刘聪,告诉他这是朕亲手酿的,如果他还想喝的话,那就只管到中原来吧!”

  匈奴刘聪听说行刺失败,大为恼怒,叫嚣着要挖出北宫纯的人心,祭奠他的刺客。北宫纯微微一笑,面不改色,亲手在刘聪的面前,一一呈上了刺客的人头和那瓶御酒,并高声传递了司马炽要他转告刘聪的话。北宫纯的话还没说完,刘聪的大臣们就炸开了锅,一个个乌里哇啦的,恨不得当场生吞了北宫纯,而后挥师南下,和晋军决一死战。刘聪摆手制止了手下,然后傲慢地问北宫纯:“这位壮士,难道你一点也不怕我的这些虎狼之师吗?”

  北宫纯淡淡一笑:“人头和御酒都已亲手呈到了您的面前,大晋皇帝的善意我也完整地转达给了陛下,北宫纯不辱君命,何惧之有?”

  刘聪恶狠狠地盯着北宫纯看了一会儿,赞许地点点头:“没想到中原声色犬马之地,竟也有如此壮士!好了,我现在就放你回去,你也转告司马炽,朕接受他的好意,让他把御酒准备好,我来日要亲口品尝一下他酿的酒,看他司马炽到底是不是个好酒倌!”

  北宫纯飞马赶回了都城洛阳,不久,刘聪的兵马也潮水般兵临城下。司马炽一面紧张地备战,一面拿出了上百坛珍藏的御酒,派兵丁出城,送给了敌方将士,并告诉他们说:“远来之师,车马劳顿,吾皇看你们远离家园,出兵征战,甚为可怜,遂赐御酒,与尔等驱赶风寒。”

  御酒一开,奇异酒香扑面而来,北方莽汉更是爱酒,将领们与士兵们禁不住立马推杯换盏,把酒言欢。有人提醒征虏将军呼延颢防备晋军偷袭,呼延颢哈哈大笑:“多年的八王之乱伤了他们的元气,前番宁平一战,晋军十万人马又全军覆没,那是晋军最后一支主要兵力,现在,他们举国上下已无可战之兵了。”说毕,呼延颢禁不住酒香的诱惑,又和部下们开怀畅饮起来。

  入夜,乌云遮住了月亮,突然,一哨人马疾风般的刮进了刘聪的大营,直扑主帅而去。由于兵丁们放松了警惕,有的已酣睡,有的昏昏欲睡,根本没来得及反应,就被这“天降神兵”偷袭了,片刻的工夫,军营血流成河,最关键的是,征虏将军呼延颢和一干将领,全部在睡梦中被人割了首级。这是北宫纯召集了一千多名身怀绝技的民间有志之士,策划实施的斩首行动。他们借助于御酒对敌人的诱惑,还有敌军主帅的轻敌,使自己毫发无损的轻易得手了。不言而喻,没了主帅的士兵,成了无头的苍蝇,刘聪无奈,只好急急下令马上回师,匈奴全部人马潮水般退兵了。

  谁知,司马炽尚未来得及喘息,刘聪的兵马又到了。永嘉五年的六月,也就是公元311年,刘聪在精心准备后,带着必胜的信心又扑了过来。这一次,司马炽没那么好运,京城守军很快土崩瓦解,兵败如山倒。转瞬之间,京城陷落,洛阳全城陷入了一片火海。惊慌失措的司马炽,带着几个心腹,在北宫纯的保护下,狼狈不堪地向长安城逃去。

  奇怪的是,不论司马炽走到哪里,后面都有一支追兵紧紧咬着,而且越来越近。北宫纯情急之下,突然明白了,他小心地问司马炽:“皇上,您的这几位宫人,他们身上背的是什么?”

  北宫纯着急地解释说:“您的御酒太香了,敌兵就是闻着这些酒香追来的,得把它们全部扔掉。”

  司马炽坚决不肯:“这都是朕亲手酿造的真品,珍藏多年,不可再得,弃之可惜呀!”

  北宫纯耐心地解释道:“皇上,您以后还想酿酒吗?您只有保住了龙体,以后才有机会呀。”

  看着追兵的火把越来越近,司马炽犹豫了,北宫纯连忙让宫人们把身上背的御酒全部给了他,他让皇上抄小路加紧逃命。司马炽关切地问他:“爱卿,那你呢?”

  北宫纯给皇上跪了下来,焦急地说:“皇上,您的龙体要紧,快走!别管草民了!”

  目送司马炽走远,北宫纯打开了一瓶御酒,小心翼翼地把酒全部洒在了自己身上,以便吸引追兵追击自己。然后,北宫纯朝着皇上逃离的反方向,慢慢走去,走了不远,发现田野有一座别人遗弃的茅草屋,北宫纯奔了进去,把身上背的御酒全部洒到了茅草上。此时,刘聪的兵丁们已把茅草屋团团围住,“轰”的一声,北宫纯毫不犹豫地点燃了茅草,熊熊烈火,很快映红了夜空。

  “司马炽了!大晋的皇上了!”兵丁们纷纷兴奋地喊了起来,带队的将官高喊一声,“收队!”士兵们纷纷往回走去。

  不幸的是,司马炽所走的那条路,竟然是一条死路。他自己身上一小瓶舍不得扔掉的御酒,暴露了他的行踪,司马炽最后还是被刘聪的兵士擒获了。

  司马炽很快被押解到了汉国都城平阳,被带到了刘聪面前。刘聪不仅没有杀掉他,反而封他为“会稽郡公”,这让司马炽深感意外。刘聪亲切地和他回忆起早年相见的情形,令司马炽尴尬不已。刘聪说:“正是因为你喜欢酿酒,司马越才选择你作了皇上,也同样因为喜欢酒,你才被我的将士擒获了。真可算得上成也是酒、败也是酒啊!朕风闻你喜欢酿酒,你愿意在这里给朕酿酒吗?”

  司马炽眼睛一亮,赶紧应承下来:“其实我最爱的不是什么皇位,而是品酒、藏酒、酿酒。酒,其实就是我的命。”很快一年过去了。司马炽终于酿造出了一种清香悠长、绵甜纯正的绝世好酒,他迫不及待地禀告了刘聪,迫不及待地想要和别人分享成功的快乐。刘聪也很满意,告诉他说:“正好,过两天就是大年初一,那天文武百官都要来朝贺,卿就在那时与群臣共享你的绝世佳酿吧。”

  大年初一,司马炽身着酒倌的青衣制服,手拿一把硕大的酒壶,泰然自若地走上殿来,逐个给大臣们斟上了他的好酒,群臣们喝了,纷纷赞不绝口。刘聪借着酒兴,当场加封司马炽为“酒皇”,司马炽闻听惶恐万分,又不得不跪下磕头谢恩。可也有几个降了匈奴的旧臣,看见司马炽的青衣打扮,不禁难过得落下泪来。这情形,也让司马炽多少有些伤感。

  不久后的一天,刘聪宣司马炽进宫,赏给他一件礼物,司马炽打开一看,原来就是他先前派北宫纯送来的那瓶碧玉御酒。司马炽微微一笑,神情又落寞下来,他打开那瓶御酒,满满斟了一杯,而后一饮而尽。刘聪问他味道如何,司马炽点点头又摇摇头。刘聪又问为什么?司马炽叹口气说:“只是可惜了我的这瓶绝世美酒,香醇至极啊!陛下现在往里加了见血封喉的毒药,让口感大打折扣啊。”

  刘聪长长“哦”了一声,司马炽接着说:“其实,陛下封我为酒皇时,我就明白我的死期到了。因为,天无二日、国无二主,普天之下只能有一个皇上,不管是酒皇还是人皇。不过,能做空前绝后的一代酒皇,也甚合我意!”刚一说完,司马炽就向后一仰,毒发身亡了。

声明:本文图片、文章来源于网络,不代表主页之意见及观点,如有侵权,请与我联系删除。转载请注明出处: /shanggandeminjiangushi/1569.html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