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伤感的名人故事 2020-02-18 00:36 的文章

凯亚斯的人物经历

  

  Caius的首次登场就是无限悲伤的画面。在时间停止、生与死模糊不清的Valhalla,黑暗低垂的天,安静窒息的世界,他将死去的Yeul沉入湖中,面色悲伤。这是一切的开始,也是一切的结束。

  作为坚决毁灭世界、妄图弑神而存在的他,与作为守护女神、拯救世界而存在的Lightning成为了宿敌。《最终幻想13-2》就是从两人的交锋开始,在黑暗、安静的Valhalla,Caius向Lightning发动进攻。他的神情带着戏谑的邪笑、姿态狂妄而傲慢,散发出霸道张狂的气场。

  身为《最终幻想13-2》中唯一的敌人,同时也是时空秩序的记载与监督者,Caius曾阻止不停改变历史的Noel与Serah,并在约尔芭乡试图制裁他们,但最后被Yeul制止,Yeul承认了新的历史。Caius的表情愤怒,他放下武器,单膝跪下,即使无奈与不愿,最后也不得不遵从。他也曾劝阻Noel与Serah停止改变历史的行为,可显然,他们并没有重视他的劝告。Caius并非一开始就想结束时间,然而最后却强硬的走上了绝不回头的灭世之路。

  他是曾生活在Gran Pulse(格兰帕尔斯,即下界)最古老部族——时咏一族——的居民,他最初的姓氏并无人知晓,而他现在的姓氏Ballad则是来自于一个在Paddra(亡都帕朵拉)被外敌入侵时死去士兵的名字。Caius在几百年前打败并杀死了上一任守护者,成为新的守护者。没有人知道他是如何得到法尔西赐予路西的召唤兽秘石,——究竟是被法尔西选中还是自己希望获得更强大的守护之力而自愿成为路西呢;也没有人知道在他成为誓约者之前有过怎样的生活。时间太过久远,即使有人知晓,他们也早已埋入黄尘散作了灰土。

  大约在Cocoon坠落前七百多年,Gran Pulse曾发生过一场大战,数以千计的军队袭击了Paddra,巫女的生命受到威胁。为了保护巫女,Caius使用了“终极召唤”——与召唤兽Chaos Bahamu合为一体,激发所有潜力的法术。“终极召唤”是以燃尽施术者的生命为代价,Caius命之将尽之时,由于得到女神的怜悯而被赐予混沌心脏,复又活了过来。从此,背负起全世界的怜悯,开始其“永生不死”的诅咒之旅途。

  他没有选择死亡的权力,只有看见死亡的权力。Caius的生死与世界存亡联系在一起,注定他只能以毁灭世界的恶魔名义来结束自己哀伤的永恒。

  作为混沌的契约者,同时也是守护时咏巫女的路西,在这不生不死的漫长数百年时间里,身为守护者的Caius一遍又一遍目睹时咏巫女Yeul的宿命。女神的愚笨与善良,人类对生命的奢望与私欲,都无形中加剧着时咏巫女的悲剧。时咏巫女是被女神选中的奴仆,她们具有能够窥视未来的能力,但付出的代价则是折损寿命。历史被改变,未来和过去都会发生变化,巫女不断看见不一样的历史与未来,寿命不断被折损。她们通常都是在最韶华的年纪逝去,就如Caius所说,她们是“为了死而诞生”、“什么都没留下又死去”。

  Caius是最不应该被卷进来的局外人,最后却成了毁灭世界的刽子手。他甘愿背负所有罪孽,从不奢求得到宽恕与原谅,只求解放这毫无意义的诅咒,也渴望把自己从悲伤的深渊解脱。

  这是一个充满悲伤的角色,他的情感符合孔子所说“等差的爱”,他的毁灭来自最深处的悲悯。在这个故事中,Caius就像是遥望远方默默伫立的守护者,带着“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般的寂寞与哀伤。

  女神的悲悯与愚钝不会消失,人类对生本能与永恒的追逐不会停下,于是无辜的时咏巫女一直都在重复并且不断加剧着的惨剧,没有尽头。

  当他站立在静止的时光中,当他超越生死的伫立在那里,当他重复看见无法更改的黑白结局。才发现,死亡一直都未离开。在这对于Caius来说几百上千年停止的光阴中,独自一人伶俜的看时间风景变了又变,沧海桑田、日月星辰轮番交替,别人的生死悲欢,他全都看在眼里,却从来与他无关。他看见巫女们的短短宿命反复轮回,不断迎来死亡又迎接重生,那诞生只独为死亡而准备,这悲悯独由他背负。他还看见女神仁慈的施舍,那无处不在的救赎,却从来都是残忍的让时咏巫女承担相应的惩罚。到最后,他发现永恒本身就是一个诅咒。

  人世间过了几百年,Caius却不生不死的只过了一刹那。并不是时间上的刹那,而是他所生活世界的刹那。他的世界重复看见如何相似的景象,一次又一次。战争终要开始,他不断的遇见它们。别人以轮回来邂逅相似的悲剧,他却以永恒来实现。Valhalla就如他的写照,——不生不死,永恒刹那。他唯有默默站在那里,然后默默守望远方。周围一片空寂。

  Caius就在超越所有之外的地方,一个人存在着。他看见的结局从没有因世人的拯救而改变,战争与毁灭一直都在。从未放弃寻求拯救、渴望获得永恒的女神与人类,还有一直背负悲惨宿命的巫女们,交织进Caius眼里,显得如此白费力气的努力与毫无意义的命运,映衬进那个避无可避的结局中。

  他的心中填充满因无奈而生起的怒火。无法述说,无处述说。这一切在他看来是多么无聊的轮转,偏生出诸多悲伤。所以他才说——我要斩断这毫无意义的转世。

  终于,决定毁灭它。Caius从未因这样背负上恶魔的罪名而感到后悔,连去Valhalla杀女神都杀得理直气壮。从不找任何理由为自己脱罪,也不奢求那虚幻的永恒。他虽拥有不死之身,却从不期待永恒。Caius外在的霸气与傲慢,始终无法掩盖其内心几百年的悲怆。即便他步步筹谋,最后把结局引入自己所期望的方向;即使一直展现在世人面前的他,始终是一个做事说话很强势果断的人物。

  他是超越时空的存在,漫长的旅行、看见的悲剧、守望的无奈,孑然独行里是他被时间压住的透明哀伤与孤寂。结局处对Noel吼出的那句“我守护了无数的Yeul,即使灵魂是共有,但每个人还是不同。祈盼旅行的Yeul,喜欢唱歌的Yeul,怜爱花儿的Yeul,她们都死了,在我面前”,淋漓尽致了这个男人的悲伤与脆弱。

  在Caius亘古的岁月中,他曾以守护者的姿态守护着不同时空里每一位Yeul,也曾以父亲的身姿养育着不同时空里每一位Yeul,却一次又一次遇见轮回不断的相同结局——亲手将自己抚养并且守护的巫女葬入湖底。还有没有回望的时间,去看见几百年前他尚未经历这一切悲伤的最初。

  可惜,时间已经包裹了他全部的悲戚。到最后才发现,他当年发誓所要守护的,全都是悲剧。

  然而,也许在《最终幻想13》原始的时间线里,默示战争爆发之前,Caius就早已不复存在。但因为女神对他的怜悯,给予他心脏让他重获新生。从此,他所背负的罪——正是永远的悖论。

  当五百年后Lightning踏入早已成为遗迹的神殿之时,终于迎来了她与Caius最后的一战。Caius依然是如此高傲的出现在Lightning面前,延续了五百年剑拔弩张的气氛再次蔓延开。他不奢求她的解放与救赎,甚至依然强势的对Lightning说,有本事你就来斩断我的因果啊。直到最后,他如此平静的述说着那些不为人知的故事,Lightning才第一次真正穿透Caius表面的强势、傲慢,看见他绝望悲伤、对生了无渴望的心。

  对于Caius来讲,他或许已经有些后悔当年为了解放巫女们而毁灭世界的选择,因为这五百年间他似乎已然了解到,当年如此强势的毁灭世界、停止时间不过是场徒劳,因为巫女宿命的根源本身就是他。他唯有毁灭自己才能解放她们。但巫女们,并不接受这样的解放。哪怕Caius最后毁灭自己毁灭世界,巫女们却依然为了自己的心愿而让他复活。她们对他的仰慕而渴望永远和他在一起,为了这个愿望,巫女们不断给予Caius混沌以维持他的生命与存在。这就像是一个死螺旋,Caius永远找不到解放自己的救赎出口。他充满悲伤与无奈,却仍希望能够达成巫女们的心愿。

  Caius必然是情感温润并且细腻的。哪怕他外在多么冷漠强势、多么肆意狂暴、多么决绝无情。在无数的时光间,他抚养了一位又一位巫女,给予她们父亲般的守护陪伴她们成长。世界毁灭之后,即便自己如何憎恶存活于世,犹如行尸走肉、生不如死一般,即便自己千万般无奈、万千般奈何,也欣然接受巫女们给予自己的“不死”。

  显然,一切对于他而言都是场彻底的悲剧。在这五百年间,犹如活死人一般的存在,用Caius自己的原话就是连想死都不被接纳,存在本身就是根本毫无意义的行尸走肉”。Caius活得太久太久,久到已滋生出绝望,他从不渴望永恒,他甚至早已厌倦活着。当永恒被终结的那一刻,他以为获得解放,谁知永生之诅咒从未离开过。纵使他在Lightning面前自己杀死自己,仍能在一秒钟内被混沌(即那些无数时空死去的无数巫女们的灵魂)复活。

  哪怕曾经他被悲伤压到崩塌,哪怕强硬的要去毁灭世界解放巫女们,至少,他还有一个存在的目标。可如今,没有希望没有绝望,只是那样存在着,了无生息。

  他无法选择去到新的世界重新开始,不管是Lightning认为的“你是打算牺牲自己以补偿当年令世界毁灭的罪孽吗”还是其他什么理由,于Caius而言,根本毫不重要。或许,他是想要补偿;也或许,他上千年的生命早已看倦万物,根本不想再去新世界重演一遍这样的悲伤。

  Caius心里太过明白,新的世界不需要再重蹈一次旧世界的覆辙,更不需要他再去经历一次这样的千年。他实在是累到身心都已精疲力竭,没有希望没有绝望。

  那不如就干脆把自己埋在旧时光中,与即将毁灭的旧世界一同毁去。让灵魂彻底得到解放与安息,让他充满悲剧的一生终于得以谢幕。那些不论是残暴,还是撕裂,抑或悲伤、情深,都随风而散,埋入星球的碎片中。不需谁记得;也不需谁忘记。最后,他当年发誓所要永远守护的那些巫女们,他仍旧守护在她们身边,不曾离去。

  Caius这一生充满哀伤与无奈,又被悲悯包裹。他的眼神总会不经意间流露出悲伤与寂寞,虽然很多时候他总是表现出强势霸道的一面。Caius几乎很少谈论自己,也从不奢求得到旁人的谅解与关怀。孑然而行,与星球一同毁去,从此,继承女神Etro的职责,成为引渡灵魂、承载思念之死神。

  直到这一刻,Caius终于能够放下一切,清凉寂静、恼烦不现、众苦永寂,涅槃而出,真正毫无波澜的淡然看遍世间风云变幻,无所得,无执着。

声明:本文图片、文章来源于网络,不代表主页之意见及观点,如有侵权,请与我联系删除。转载请注明出处: /shanggandemingrengushi/904.html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