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伤感的名人故事 2020-02-12 06:13 的文章

励志感人的简短名人故事

  时突然感到腿部麻痹,动弹不得。幸好被人救起,避免了一场悲剧。经过医生的诊断,罗斯福被证实患上了“小儿麻痹症”。

  第一次竞选总统时,他对助选员说:“你们布置一个大讲台,我要让所有的选民看到这个得小儿麻痹症的人,可以走到前面演讲,不需要任何拐杖。”

  当天,他穿着笔挺的西装,信心十足地从后台走上讲台。他的每次迈步,都让每个美国人深深感受到他坚强的意志和十足的信心。

  生命本身是一种挑战,即使自己有缺陷,只要不认输,肯努力去证明自己某方面的本领和优势,也一定能获得成功。不屈不挠的意志力和绝对的信心,能帮助你达成目标。

  阿根廷最著名的高尔夫球手温森赢得了世界冠军之后,获得了10万美金。从颁奖台上下来以后,他拿着写有10万美金的现金支票去停车场开自己那辆漂亮的跑车。但是,就在他将要开动车子的一刹那,一个中年女人突然拦住了他。

  他以为又是一个索要签名的崇拜者,便微笑着对女人说:您是要签名吗?他习惯性地拿出了签字笔。但是,那女人却说:不,温森先生,我有一件重要的事情请您帮助。我的孩子患了白血病,必须有10万美金才能挽救他的生命,请您救救我的孩子。

  一向以善良著称的温森毫不犹豫地拿出支票交给了那个他连名字也不知道的女人,他说:这是10万美金,快去救你的孩子!

  就在他与朋友们一起享受着快乐夜晚的时候,两位警察走到他的面前说:温森先生,下午是否有一个女人向你索要了10万美金?她是个骗子,经常编造说有一个患白血病的孩子急需治疗骗取名人的金钱。请你去起诉她!

  温森快慰地对警察说:谢谢你们告诉我这个消息,这是我今天听到的最好的消息了!

  无独有偶,中国的篮球明星姚明也说过一句同样的话。当时正在美国篮球界叱咤风云的姚明与美国火箭队续约五年,身价高达数千万美元,而此时他加入了中华骨髓库捐献造血干细胞志愿者行列。

  有人问姚明:“现在你是中华骨髓库的志愿者,是真的捐还是作为一个形象代言人?”

  温森和姚明的回答让人警醒而尊敬。在温森看来,没有患白血病的孩子远比10万美金重要;在姚明看来,挽救一个生命远比参加比赛重要。

  是的,无论金钱还是名气,还有什么比生命更重要吗?世间还有什么比生命更让人充满敬畏?

  上世纪90年代初,第五代导演名动一时,在电影杂志上看到陈凯歌的《霸王别姬》获得好评如潮,苦苦期待了大半年之后,它终于来到我们这皖北小城。

  对于十八岁的我,这个电影有点闷,终于等到影片结束,斜着身子从座位里走出,忽听歌声破空而来:“往事不要再提,人生已多风雨,纵然记忆抹不去,爱与恨都还在心里”

  我站在那里,憧憧人影从眼前闪过,于背影的缝隙看那字幕飞快闪动,我得知这首歌,是那个叫李宗盛的人写的。

  又去找李宗盛其他的歌,当时没有百度,好费劲才找到他一盒盗版磁带,叫作《凡人歌》。这名字我倒是喜欢,三毛不经常标榜自己是个凡人吗?在我们那个年龄,自称“凡人”的意思,恰恰是“我不是凡人”。我迫不及的地放到录音机里,差点失望得哭出来。

  接着就听到他为林忆莲创作的那张《伤痕》。十几首歌,首首经典,但最不能让我忘记的还是那首《伤痕》:“只是你现在,不得不承认,爱情有时是一种沉沦,让人失望的固然是爱情本身,但是不要因为你是女人。”

  情歌不能治愈伤痕,只能让你躺在旋律里靠一靠,在遥远的1995年,李宗盛难得地不在专辑文案里煽情,不试图在第一时间,以炫目的字眼,将听众打动。

  他有那个自信。那一年,《伤痕》几乎在每一个女生宿舍里被反复播放:“为何要在临睡前留一盏灯,你若不说,我就不问。”善解人意的抚慰,远胜于其他歌手不怀好意的雪上加霜。在电视里,我看到被采访的李宗盛说,他的梦想是世界排名前五的音乐人里,有一位华人。坐在电视机前,我几乎想对他喊出那句后来才知道的广告词:“你能!”

  李宗盛为梁静茹、陈淑桦们打造过比较商业的歌,但稍有机会,他就会朝里面塞点私货。莫文蔚的那首《阴天》,唱的是一个大龄女青年的寂寞与温柔,但里面有几句歌词甚是触目惊心:“男人大可不必百口莫辩,女人实在无需楚楚可怜。感情说穿了,一人挣脱的,一人去捡。”

  你看看,李宗盛描述的爱情真相多么残忍客观,这是凡人的爱情,而大多数情歌唱的是超人的爱情。这倒不是歌手或者创作人存心欺骗,在我们年轻的时候,当我们有所爱,我们常常真的以为自己是超人,可以无限付出,爱对方超过自己,为了让爱的花朵更璀璨,我们拼命低到尘埃里,谁拦着还跟谁急。

  只有真正的明白人,才能明白自己,知道上面说的种种,未必出于爱,而是出于年轻时热爱的姿态。姿态总难长久,天性赢在最后,再优美的拿捏,到了后来都难以为继面目全非,那时,你只好哭着说:“童话里都是骗人的。”

  李宗盛是难得的不“骗人”的歌手。他早就告诉我们,他是凡人,凡人没有超人闪亮,但他比超人经老,你无法想象中年的超人依旧内裤外穿,但一个凡人胡子拉碴的沧桑,却可以别有意味。

  李宗盛2011年创作的《山丘》,就迥异于那些为赋新词强说愁的沧桑,是胡子拉碴的沧桑。

  一开始就说得直白:“想说却还没说的,还很多,攒着是因为想写成歌,让人轻轻地唱着,淡淡地记着。”人到中年,倾诉欲不会再随时随地大爆发,总想攒起来做个大点的东西,但也并不执着:“就算终于忘了,也值了。”

  只是仍有期待:“说不定我一生涓滴意念,侥幸汇成河,然后我俩各自一端,望着大河弯弯,终于敢放胆,嬉皮笑脸,面对人生的难。”大河弯弯,嬉皮笑脸,庄严与放松,构成这相映成趣的大场面。

  可悲伤终于涌上来了:“也许我们从未成熟,还没能晓得,就快要老了,尽管心里活着的还是那个年轻人。”

  是谁说过,活着活着就老了,可是我们明明还没有怎么活过,生活没有开始呢,怎么就老了呢?你在微博上卖萌,在深夜里自怜,走在路上还是会忍不住踩着道牙子像练习平衡术,可是经过路边的车窗时,照一下自己的脸,看到的尽是眼角眉梢的中年。

  “还未如愿见着不朽,就把自己先搞丢,越过山丘,才发现无人等候。”时不我待,在少年眼中,是励志用的好看字眼,活了半辈子,终于等到这每一个字都冰冷似铁。在梦觉的午夜,或是早早醒来的清晨,它们带着金属的腥味,贴近心脏,给你以致命的冰凉。

  连中年人的恋情,也不是当年想象的那样,一个欲擒故纵地说:“人生已经太匆匆,我好害怕总是泪眼朦胧”,一个坚定执着地说:“人生没有我并不会不同。”

  哪有那么多的恒久相恋?最好也不过是像《给自己的歌》里写的“想得却不可得,你奈人生何”。时间是贼,偷光你所有的选择。他唯一的执着,也许不过是想弄清原委,却被记忆无情嘲弄:“旧爱的誓言像极了一个巴掌,每当你记起一句就挨一个耳光。”

  若把爱人换成梦想,依旧不伤这首歌的意境,这或者是有爱无爱的中年人都为之情动的原因:“岁月你别催,该来的我不推。”我会学着成熟,试着接受自己的不再年轻,放下那些没有兑现的梦想,岁月请不要步步相逼,且待我捱过这一刻的仓皇。

  这是凡人的皮实,凡人的哀恳,凡人的柔韧性,也是凡人生命中清晰真实的纹理。当人类用想象力打造出的爱情超人能量衰竭,纷纷沦陷,从一开始就将自己定位为凡人的李宗盛,却可以在中年的领域中寂静生长,安然老去,长成没有一丝欺瞒的自己。

  难怪神仙们总想下界,仙女总是思凡,做一个凡人,没那么美没那么仙,却有着更为恒久的生命力,可以多被共鸣被深爱一段时间。

  我们采用的作品包括内容和图片全部来源于网络用户和读者投稿,我们不确定投稿用户享有完全著作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联系:,我站将及时删除。

声明:本文图片、文章来源于网络,不代表主页之意见及观点,如有侵权,请与我联系删除。转载请注明出处: /shanggandemingrengushi/735.html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