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伤感的儿童故事 2020-02-12 14:45 的文章

催泪虐心的小故事_落泪的悲伤情感小故事

  钟胜男和杨丹丹从四川射洪农村来到成都打工,他们有一个漂亮的女儿叫语语。原本语语可以在父母的呵护下快乐地长大,然而一次意外却毁了这美好的一切。

  2013年10月6日晚上9点,杨丹丹带着语语在家门口玩。突然,一名吸毒后产生幻觉的男子拿着刀向语语袭来,杨丹丹马上冲上去,抱着女儿往家里跑。快到家时杨丹丹的后背被砍了一刀,但她顾不上自己,到家后赶快查看语语的情况。一路上,语语没哭没闹,杨丹丹以为没什么事,可掀开孩子衣服的那一刻,她和钟胜男都怔住了,语语的右臂被砍断了,身上中了6刀。

  钟胜男和杨丹丹马上将语语送到了四川省人民医院。送到医院时,语语因失血过多,已经逐渐失去凝血功能,还伴有严重的脑水肿。经过一系列的抢救,语语被送进了重症监护室,但她并没脱离危险,一直处于昏迷状态。

  钟胜男和杨丹丹一直守候在语语身边。杨丹丹更是一直为女儿祈祷,希望她能尽快好起来。然而语语的情况丝毫没有好转,这远远超出了杨丹丹的想象。在入院抢救的第10天,语语的生命体征一度呈下降趋势,仅仅那一天,钟胜男和杨丹丹就相继接到了几份病危通知书。

  病危通知书就像一盆盆冷水重重地浇在他们的头上,即使这样,作为母亲也从未想过女儿有可能会离开自己。希望一点点破灭,杨丹丹心里明白,女儿醒过来的可能性越来越小,可她又执意地与这个念头抗衡着,期待着奇迹出现的那一刻。

  语语的情况每况愈下,医生找到钟胜男和杨丹丹,和他们讲了语语现在的状况,并按照惯例委婉地讲述了有些患者意外去世后捐献器官的案例。钟胜男和杨丹丹相互搀扶着走出医生办公室,从医生的话语里他们知道自己随时会失去女儿。钟胜男拉着杨丹丹的手,说:“捐献器官是不是要在语语的肚子上划个大口子啊?”杨丹丹听完,和钟胜男抱头痛哭。

  语语就像是能感知到父母的企盼一样,顽强地与死神抗争着,可就在被抢救的第18天,语语出现了脑死亡,当时只能依靠呼吸机维持生命。钟胜男和杨丹丹看着即将夭折的女儿,又一次哭红了双眼。

  幼小的语语还没能认识这个世界,享受生活的快乐,却要这样离开。杨丹丹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她在心里对自己说,捐献语语的器官可以为别人带来生的希望。杨丹丹又想,此时有多少和自己一样的母亲在为生病而找不到的儿女掉眼泪。杨丹丹想捐出语语的器官,可她怎么也迈不过心里的这道坎,在纠结中看着时间一分一秒地流逝。在这段时间里,反复在杨丹丹脑海里出现的是语语受伤以来曾帮助过他们的陌生人。为了抢救语语,有人为她捐过血小板,还有更多素不相识的好心人为语语捐过钱。怀着一颗感恩的心,杨丹丹对钟胜男说出了自己的决定。

  钟胜男瞪大了双眼,说:“你疯了,你可是孩子的母亲”杨丹丹抽泣着说:“我们应该学会感恩,而且这也是以一种特殊的方式将语语留在人间。”钟胜男看着病榻上“熟睡”的语语,良久无语,直到天亮了还在犹豫不决。可当他得知一个11个月大的上海女孩患有先天性胆管闭锁,一直找不到肝移植,如果再拖下去随时会面临肝硬化和肝腹水而失去生命,现在她和语语的肝配型成功时,他点头同意了。

  10月24日,24岁的钟胜男和22岁的杨丹丹捐献了语语的眼角膜、双肾和肝脏,他们是在捐赠协议上签字的最年轻的父母,1岁零4个月的语语也成为四川省年龄最小的器官捐赠者。在语语即将进行捐献手术前,钟胜男和杨丹丹走到语语的病床前,他们紧握着女儿的小手,在女儿的额头上留下了最后一吻。

  最后一吻,在久久弥漫的悲痛面前,让无数人为之动容。当人们问杨丹丹是如何鼓起勇气做出这个决定时,杨丹丹淡然地说:“我们不能让另一位母亲再哭一次。”正是这颗感恩的心和无私的母爱,让钟胜男和杨丹丹用善良向所有人诠释了一段可歌可泣的人间大爱。

  一眼看到她,他便被她的美丽震慑住了。那时,他还只是一家小工艺品公司的勤杂工。而她却以出色的艺术才识,成为一所大学里最年轻的副教授。

  当时,极度自卑的他不敢向她表白心中的爱慕,甚至不敢坦然地迎向她明净的眸子,生怕被她一下子看轻了,从此淡出他的视野。可是,年轻的心湖,已不可遏止地泛起了爱的涟漪。从此,他再也无法将她从心头抹去。

  在他借宿的那个堆满杂物的零乱的仓库里,他生平第一次拿起画笔,像一个小学生一样认真地画起人物素描。他说:“她无与伦比的美,是我今生所见到的最超凡脱俗的美,它属于经典的名画,属于永恒的诗歌,是应该以定格的方式传之于世的”

  他终于鼓足勇气,将自己幼稚的画作拿给了她,她只是那样礼节性地说了两个字“还好”,便让他受了巨大的鼓舞。他暗自告诉自己:暂且把炽热的爱深藏起来,努力再努力,尽快做得更出色,以便能够配得上她的出类拔萃。然而,他又担心等不到他成功的那一天,她便已芳心有属。那些进退俱忧的烦恼,搅得他寝食难安,仅仅两个月,他便消瘦了二十多斤。最后,他还是把真挚的爱燃烧成一首诗送给了她。她那样优雅地回了一句感谢,并坚定地告诉他他们的关系只能止于友谊,而不是爱情。

  对于她理智如水的拒绝,他虽有丝丝苦涩,却没有一点点抱怨,反而有深深的感激,因为她自始至终都没有做错什么,她有她的方向和自主的选择。或许足够出色了,她才能够明了自己的那份横亘岁月的深爱。于是,他离开了省城,去了北京,又漂洋过海去了欧洲许多艺术圣地,四处拜师学艺,埋头苦练画艺。

  就在他忙碌着在巴黎举办个人画展时,收到了她婚嫁的消息。他呆呆地坐在塞纳河畔,一任秋阳揉着满脸的忧郁,像一株遭了寒霜的枯草。

  好容易止住了心头的怆然,他给她写下祝福简短而真诚:“相信你会拥有幸福的爱情,因为你的美不只是外在的,还有你的思想,你的灵魂,最爱你的人会把你独特的优秀看得清清楚楚。”

  再相逢时,他已是闻名海内外的艺术大师,而她正在那份不好不坏的婚姻里,品味着世俗生活的苦辣酸甜。终是无法割舍的情怀,让已经历了无数沧桑的他,再次坐到她面前的那一刻,仍手足无措地慌乱。那天,他送给她一幅题名《永远》的油画,画面上那条悠长的小巷,在默默地诉说着他脉脉的心语,澄明而朦胧。

  她提醒孑然一身的他应该考虑成家的问题了,他看到她眼神中倏地滑过一丝怅然,点头道:“是啊,有情岁月催人老,不能总是在爱的路上跋涉,可是”他的欲言又止,像极了那些留白颇多的绘画,他不说,她亦懂。

  当他得知她的丈夫在漂流中遇难的消息后,迅速终止了重要的国际艺术交流活动,第一时间从意大利飞到她身边,不辞辛苦地忙前忙后,帮她料理后事。她感动而感激,但对于他依然认真地求爱,她仍是干脆的两个字拒绝。

  她没有给出理由,似乎也不需要理由,就像他对她的一见钟情,几十年的红尘岁月,非但没有冲淡那份爱,反而让那爱变得更深沉、更绵长。尽管她一再拒绝,让他品味希望与失望的跌宕,但也让他咀嚼着一份无怨无悔的真爱。他说:“她是我的彼岸花,始终在那个距离上美丽着,芬芳着。”

  有评论家赞赏他的作品鲜明的艺术风格总是那样明媚而热烈,即使偶尔有一点黑色的阴郁,也总无法掩住红色的希望很少有人知道,他是怎样蘸着苦涩,一次次地描绘着渴望的幸福,更难有人能够体会到,当他的画笔酣畅淋漓地游走时,他内心里又澎湃着怎样的爱的大潮。

  再后来,他与法国画家乔治朱丽娅结婚,定居法国南部小城尼斯,但始终与她保持书信联系,他们的情谊愈加深厚。她曾意味深长地说:“没能与他牵手,或许不是我今生最好的选择,却让我拥有了一生的幸福。”

  她55岁那年,因脑出血溘然辞世。闻讯,他把自己关在画室内,一口气画下有人出千万美元他也不卖的绝作《彼岸花》,并宣布从此退出画坛,不碰丹青,隐居国外,谢绝任何采访。

  他就是上个世纪著名的油画家任千秋,她的名字叫谢小菊。他们的爱情故事,就像他最后的杰作那样如今,那些美丽虽然已是彼岸的花,但隔着岁月,向我们绵绵吹送的,依然是时光也无法更改的温馨与美好。

  我们采用的作品包括内容和图片全部来源于网络用户和读者投稿,我们不确定投稿用户享有完全著作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联系:,我站将及时删除。

声明:本文图片、文章来源于网络,不代表主页之意见及观点,如有侵权,请与我联系删除。转载请注明出处: /shanggandeertonggushi/741.html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