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伤感的儿童故事 2020-01-10 13:06 的文章

求一个现实伤感故事

  这是我自己写的确故事情节是一个男孩喜欢一个女孩女孩也喜欢他因为男孩要出去闯事业所以就离开了他在离开他之前他向女孩许下一个承诺说等他四年在四年之内男孩很想他女孩也很想他我只...

  这是我自己写的确 故事情节是 一个男孩喜欢一个女孩 女孩也喜欢他 因为男孩要出去闯事业 所以就离开了他 在离开他之前他向女孩许下一个承诺 说等他四年 在四年之内男孩很想他 女孩也很想他 我只是说了个大概 你在编编

  

  我也和许多的年轻人一样曾经有过梦想,其实我现在也只有21岁,只不过我的梦想比正在校园上大学的年轻人破碎的更早一点儿而已,我也曾幻想过可以在这个世界中天马行空的绽放自己的热情,生命,漠视世故,我行我素。可是,在真正走进这个世界的时候,才发现和无数事实所证明的一样,现实和理想总是离的是那么的遥远。

  有一天我发现我竟是一个内心很悲观离愁的人。记得那天在街上看到一对男女,可能是兄妹也可能是夫妻,男的用自行车推着一个面容慈祥的老人,女的在后面扶着,他们和老人有说有笑,满足和幸福洋溢在脸上,路边的人们都在微笑着感叹他们简单的幸福。可是就在我同样凝视他们,刚刚拾起我久违的感动时,我的心却一瞬间被淡淡地伤感和凄凉所刺痛,我忽然绝望的发现幸福原来是那么的短暂,生老病死注定了人一生的痛楚,我无法想象那对孝顺的男女在老人生命枯萎熄灭的时候要面临怎样的悲痛欲决,虽然这是谁也无法避免的,但是我多希望这样的瞬间可以定格,哪怕他们残忍的变成米开朗基罗的雕塑。我的眼角隐约尝到了淡淡的苦涩,我想到了自己的父母,他们同样也在岁月的陪伴下渐渐的老去,我心中忽然感到汹涌而隐忍的难过,我想我也该为他们做点儿什么了…… QQ日志

  我现在对书中的一句话感受颇深:很多时候我需要一些敏锐细小的疼痛,让我抵抗生命中呼啸而来的麻木。

  一年老一年,一日没一日,一秋又一秋,一辈催一辈,一聚一离别,一喜一伤悲。又是一个可悲的真理。

  我有时都搞不清楚自己是属于什么性格的人,开朗还是阴郁?或者干脆就是神经质的双重性格,我不知道。

  我安静的时候可以听着音响里放着恩雅、林肯公园、酷玩和野人花园或恬淡或歇斯底里或游离或高亢的歌声把自己扔在家里的散落着书的沙发上好长好长时间;

  兴奋的时候会抱着篮球,翻出上学时才穿的 T 恤短裤到附近学校的操场上去宣泄过剩的精力,直至筋疲力尽,才会心满意足的拖着灌铅一样的双腿回家;

  无聊的时候就拨那几个早就烂熟于胸的电话号码,拉那几个号码的主人一起出去逛街、聊天、喝酒,享受亲情一般的友情;

  伤心落寞的时候,常常一个人在街边游荡,累了就随便找个地方坐下,最后实在走不动了就随便找个偏静的 24 小时营业的酒吧,找个靠窗的位子,看着街边稀稀落落的人们发呆、若有所思,然后用烟草和酒精把自己麻醉,恍惚的等待第二天黎明中的朝阳。

  我很佩服那些会写文章的青年才俊,虽然有人说他们的作品是糟粕文学,但是我真的从他们写的作品里看到了一种久违了的叫做真实的东西,而且我觉得那些总是对别人的劳动成果说三道四的人才最糟粕。我真的很喜欢那些和我年纪相仿的年轻人,他们赋予了文字绚丽的生命和思想,很多时候我无法用语言来表述的感情,他们都可以用文字表现的那么淋漓尽致。在他们的笔下文字可以变的是那么温暖而亲切,那么曲折而离奇,那么锐利而纯粹,那么多愁而善感,那么凄艳而高傲,还有那么多的那么。虽然我有时候也会偶尔坐在电脑前随便而盲目的写点只有自己才看得懂的东西,但是每次写来写去东拉西扯话题总是最终又回到自己身上,我已经快要把自己大卸八块变成文字扔到WORD文档里了。所以我断定我不太会写东西,也许我真的缺乏写作的天赋,或者说我脑袋里的文思还没来得及泉涌就已经开始枯竭了。

  一年年,一季季,一月月,一天天,一时时,一分分,一秒秒。也许我真的会这样走完我人生的轨迹,每天迎接新的黎明、等待新的黑暗。

  夜深人静 寂寞来袭 以我孤独的身体挡不住渴望你的心 谈何容易 从此分离 赤裸裸沸腾的思绪 一盏灯亮到天明

  我的朋友总开玩笑说我是玻璃,他们说我的朋友那么多,可是却从没见过我恋爱,哪怕一丁点儿的风吹草动也没有过,每次我都是笑着骂回去。其实我是不敢,我就象一只受到惊吓的猫一样,固执的禁锢着我的感情,我怕伤害到别人,也怕自己被伤害。确切的说是我有种恐惧感,看着身边的朋友他们恋爱、失恋、再恋爱;快乐,痛苦,再快乐;伤口撕裂、合愈、再撕裂,感情被反反复复的蹂躏和摧毁,我就有种不寒而栗的感觉。更重要的是,我心中还有一个无论如何也无法忘记的人,虽然她自己并不知道,而且我也从来没有告诉过她,也许这将成为我心永远痛楚的角落。

  可能真的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想。有一天我独醉了以后仿佛又梦到了年少时那个懵懂的自己,回到了年少时自己那个单纯狭小但是处处美丽温暖的世界。在那里大家都不用化装,不用像恶心丑陋的变色龙一样活着,不用想你爱的人爱不爱你,爱你的人你爱不爱他,更不会有在黑夜里一个人落寞的想要流泪的感觉。梦中的我好象又每天头顶大太阳嘻嘻哈哈的到处疯跑,好象又盘算着明天用什么办法来央求大人给我买好吃的,然后去找哪个小朋友一起玩,顺便分给他吃,好象又听到了在我做错事情后大人又刀子嘴豆腐心的对我大声呵斥,好象......... QQ日志

  我乱整的。#14本回答由网友推荐已赞过已踩过你对这个回答的评价是?评论收起

  后来男孩回来了,女孩癌症死了已赞过已踩过你对这个回答的评价是?评论收起为你推荐:

声明:本文图片、文章来源于网络,不代表主页之意见及观点,如有侵权,请与我联系删除。转载请注明出处: /shanggandeertonggushi/127.html

标签云